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現實小說 >玉昆侖 > 第04章 前路知己
第04章 前路知己
作者:韓素平   |  字數:3472  |  更新時間:2021-04-16 16:20:17  |  分類:

現實小說

岳川回國后在北京開辦了個人畫展,展出了他留學歐洲期間的繪畫,有西洋壁畫,也有國畫。這些作品,都是岳川自己用心挑選出來的?!斑@種瘋狂、大筆觸、簡單明亮的作品,只會出自創造力非凡的畫家之手?!庇性u論家給出了這樣的評價。

畫展期間,岳明去北京給弟弟捧場,同時講了嬋兒再次失蹤的事。這件事大大影響了岳川辦畫展的心情,嬋兒離開和田,與自己即將回國有沒有關系呢?岳明說,別往自己身上想,應該沒有關系。那是什么原因?岳明也想不明白。

畫展辦得很成功,一大部分畫都被人買走了。同時,岳川收到了幾個壁畫項目的預約,在之后的一年中,幾個大中城市的飛機場、火車站都留下了岳川的作品。每到一個城市,他都會到玉器市場走一走,留意一下蘇嬋的蹤跡。

岳川回揚州了。他從歐洲回來后回過揚州,每次都來去匆匆、悄無聲息,和同學朋友甚少往來,就像是陪著蘇嬋懲罰自己。

岳川怎么也沒想到,這次回到揚州,馬琪特意來見他,張口就談生意經:“圣光寺里的壁畫有一千多年了,曾經特別輝煌,現在需要修復。當地文物局的局長是我朋友,圣光寺的主持也是我師父,如果你愿意干,我可以搭橋?!?/p>

“為什么找我干?”岳川不感興趣地問。

馬琪說:“因為他們只相信北京來的。再說,聽岳明哥說,飛機場的壁畫你都接了,廟里的還有什么不能接的?!?/p>

“恰恰寺廟里的不能接?!痹来▏烂C地說,“那些都是文物,弄不好會破壞了文物的價值,那要請專業文物修復師。我勸你別折騰這事,因為你不懂專業?!?/p>

馬琪一笑說:“我這人就喜歡挑戰,專干一些沒干過的事,否則活著有什么勁啊?!?/p>

岳川說:“人生在世,有些事能干,有些事不能干?!?/p>

“這我明白,”馬琪說,“犯法的事不能干,其他事情都能嘗試。告訴你吧,文物局找過專業的壁畫修復師,可是沒找到。如果你想保護文物,就去廟里先看看再說。他們肯定是要修復那些壁畫的,與其讓別人破壞了,不如你盡盡力?!?/p>

不愧為同學,馬琪還是很了解岳川的。他知道,岳川是個有社會責任心的人,聽到這些話,他會掂量。

最后還是不得不說到蘇嬋。馬琪說他知道嬋兒不單單躲的是他馬琪,她躲的是整個玉器廠,不,是整個灣頭鎮,也包括岳川。其實,一件新聞爆料后,三個月后人們就懶得再提它了,嬋兒何必一去不復返,這不是自虐嗎?馬琪為了表達自己對嬋兒的感情,還說出帶著嬋兒媽去和田撲了個空的事。

“你怎么知道嬋兒在和田?”岳川不解地問。

一句話勾起馬琪的滿腔忿恨。

“說起這一茬,我對岳明有仇!”他恨恨地說,“你說岳明他明明知道嬋兒在和田,怎么就不告訴我呢?我和他現在可是生意合伙人?!痹来隙〞蛑烂?,他說,“他不告訴你,你不是也知道了嗎?”馬琪打了個磕巴,“那是,我是誰啊,專往他眼皮底下埋釘子。哦,開個玩笑啊?!?/p>

岳川在意地看了他一眼,問:“如果嬋兒現在北京,你還追到北京去嗎?”

“當然?!?/p>

“那你是不想給她一條生路了?”

“恰恰相反。我找到她就是想告訴她,我和她的事就當沒發生過,讓她不用那么在意,也不用在外面漂了,回家來吧?!?/p>

“你不用當面告訴她,你只做一件事就行了?!?/p>

“什么事?”

“結婚。過好你的日子?!?/p>

馬琪忍無可忍地盯著岳川:“我告訴你岳川,別像沒事兒人一樣,嬋兒逃婚,這賬要算到誰頭上,你心里最明白。我該怎么做也不用你告訴我。你倒是說,嬋兒是不是在北京,和你在一起?”

岳川嘆了一口氣,說:“看來,到現在你也不了解她?!?/p>

“我了解不了解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去不去圣光寺看看?”

“你的話題轉得可真快?!?/p>

“世界變化那么快,我不快趕不上變化?!?/p>

岳川走了,他最后答應馬琪去寺廟里看看。馬琪心想,只要他肯去看看,就一定會說服他做。馬琪專門去了一趟圣光寺,給寺里的主持凈慧法師遞話,畫家找到了,是一流的,但是因為太敬畏文物不敢接手,需要老住持用宗教的力量激勵他做這件事。

岳明從岳川那里知道了馬琪去和田的事,終于明白嬋兒突然離開和田的原因了。岳川讓哥哥注意點,身邊可能有馬琪的耳目。岳明這幾天要接待西安來的石秋生,暫且把這件事放在了一邊。

石秋生帶來了岳明在瑪納斯礦照的放大相片。相片上的岳明雖不像石秋生那么年輕鮮潤,但也英俊偉岸,那雙深遂明亮的眼睛似洞察萬息。岳明還從沒照過一張這么有魅力的相片,自然很珍惜。

石秋生還帶來了一件禮物,是藍田玉的玉白菜。此擺件有三公斤重,出自石秋生父親之手。玉白菜栩栩如生,其諧音為遇百財,深得岳明的喜歡和感激,作為收藏和觀賞,他立即擺在了自己工作室的壁廚里。

藍田玉、和田玉、獨山玉和岫玉被稱為中國四大名玉,而藍田玉是開發利用最早的玉種之一。如果說和田玉有幾千年的歷史,那么藍田玉早在萬年以前的石器時代就被先民們開采利用了,春秋秦漢時藍田玉雕在貴族階層和上層社會流行,唐時達到鼎盛。傳說秦始皇的傳國璽就是用藍田水蒼玉制成,此后玉璽一直作為皇權的象征,在中國皇權社會流傳千余載?!@是石秋生給岳明工作室的年輕

人所作的藍田玉科普。

岳明陪著石秋生在茱萸灣、瘦西湖上游覽。岳明給石秋生講解著這里具有二千五百多年歷史的風土人情,從吳王夫差開邗江,到隋唐開京杭大運河,再到乾隆下江南,有近有遠,講得口干舌燥。來自北方的秋生,對揚州的臨江瀕海很是喜歡,就算不到實地,光聽這些河名,金灣河、太平河、鳳凰河、芒稻河……就能體會到一種太平、富足和繁榮。

石秋生說,江南繁華之地向來有一個共同點——手工業發達。揚州古來繁華,瓷器、漆器、絲綢都是精致的手工藝品。最為著名的還是玉器。他引用了古人兩句詩稱贊揚州:人生只愛揚州住,夾岸垂楊春氣熏。岳明嘆口氣說:“有文化,說出來的話都不一樣。既然你覺得揚州好,以后可要常來?!?/p>

作為岳明夸贊的回報,吃飯的時候,石秋生給岳明講了一個藍田玉的古老傳說。岳明聽得津津有味。

很多年過去,岳明還記得這個傳說——

很早以前,在終南山古驛道上有一個小山莊。莊上有一個窮書生叫楊伯雍,他年輕好學,心地善良,搭了一個蓬草涼亭供過往旅客喝水用茶。一天,一個老漢身背碎石,因勞累過度,栽倒在涼亭前。楊伯雍急忙把老人攙扶起來喂水喂飯,救了老人。老人離開的時候把他背的一斗碎石給他,說:“別看這些碎石頭,你種在地里就會生出玉石,還能娶一個好媳婦?!辈坏葪畈捍鹬x,老人便消失了。

楊伯雍依照老人的叮嚀去做,果然地里生出一斗玉石。后來他用玉石做了五雙白璧作聘禮,娶了一位善良賢慧的徐姑娘。

家鄉山多地少,遇到天旱糧食減產,百姓忍饑挨餓,苦不堪言。楊伯雍和妻子商量,把自家的玉石分發給百姓下山換糧,以度災年。消息一傳十,十傳百,一時官匪勾結,把地里的玉石一劫而空,楊伯雍一家和村民的生活也成了問題。

原來那個給楊伯雍送玉種的老漢是太白金星。太白金星得知玉石被官匪掠走后,便托夢給楊伯雍說:“晴天日出入南山,輕煙飄處藏玉顏?!睆拇?,只有知情人才能在深山覓得寶石,官匪只能采得未長成玉的藍色石頭……

石秋生的聲音很有磁性,故事講得繪聲繪色,頭頭是道。人才未必個個有口才,有口才一定是個人才。

岳明說自己上學少,沒文化,和石秋生在一起受益不淺。石秋生卻說文化的多少不在于知識多少,更多的是日積月累的自我修養。石秋生認為岳明就是一個很有文化的人,是一個真正做玉的人。兩個年齡相差六歲的男人,談到玉十分投機,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岳明的事業發展逐漸穩定,憑他的管理才能、沈佩奇的設計天賦、團隊的齊心協力,工作室做得風生水起。產品暫時定位以玉雕小件為主,著眼民用市場。

石秋生說:“揚州‘山子雕’歷史悠久,自古聞名,這一傳統不能放棄。大哥,你更有責任傳承藝術遺產?!?/p>

這句話點亮了岳明的心燈。其實想干“山子”,一直是岳明的一個心愿,只是苦于生存之累,始終沒有提到議事日程。石秋生說得對,此時不干更待何時,有沈佩奇的“山子雕”鬼才,岳明更有底氣在“山子雕”上做長久文章。

臨別時,岳明向石秋生許諾,再見面一定送他一件意想不到的禮品。石秋生滿懷期待地離開。岳明說的這件禮品就是和田玉的《女媧補天》,他讓工作室設計出來加緊趕制。那塊和田白玉,就是他在和田遇到蘇嬋那次,在玉龍喀什河邊拍來的,料很細致,潔白無暇。給朋友送禮一定要送自己最喜歡的,這是岳明一貫的作法。

兩個兒子雖然一表人才又事業有成,卻成了老光棍,這一點令岳母十分焦慮。她發出話,誰先把媳婦娶回家,家里的祖傳寶玉和她的廚藝就傳給誰。

懸賞發出后,無人反應。岳母知道這一切皆因一個人,那就是蘇嬋。其實,蘇嬋不是她心目中的理想兒媳。這并不是因為蘇嬋曾經逃離婚禮,而是因為蘇嬋的職業。女孩子的手長期經冷水浸泡,子宮一定會受寒,還能生出健康的孩子來嗎?這是作為母親不得不想到的問題。為了讓兩個兒子擺脫蘇嬋的陰影,岳母廣撒魚網,四處尋訪合適的姑娘。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