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現實小說 >玉昆侖 > 第04章 破 繭 而 出
第04章 破 繭 而 出
作者:韓素平   |  字數:4412  |  更新時間:2021-04-16 16:20:17  |  分類:

現實小說

岳川要去歐洲留學,臨行前回揚州看望家人,也是為了打聽蘇嬋的消息,知道蘇嬋還是音訊全無,不禁黯然。他感到家里處在動蕩期,因為廠子瀕臨倒閉的危局,父親和哥哥賴于生存的根基發生動搖,好在父親年近退休,而哥哥則面臨新的重大選擇。

在這個關鍵時刻,岳明需要有人猛推一把,而岳川愿意去做這個推手。他對岳明說,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甩開膀子大干一場,為什么還要困在衰敗的國營廠收拾殘局?何況你也收拾不了殘局。他希望哥哥打開眼界,認識自己的價值,國營老廠子就算是一個功成身退的英雄,已經完成了它的歷史使命,現在問題太多,人浮于事,消亡是一種趨勢,不必留戀它曾有的輝煌。

其實,自從老科長扔下話走后,岳明一直在糾結。時代在變革,這個五十年代成立的老廠子的確在茍延殘喘,已經接連兩個月發不出工資了,拆東墻補西墻,日日捉襟見肘。他隱約感到,一個很好的廠子,一天天衰敗成這個樣子,其中的原因,可能比人們表面看到的那些問題更加復雜。究竟為什么,他想不清楚,也不想去想了。自己怎么辦?真要等到它破產的那一天才和眾人一起散去嗎?

現在,聽到岳川的話,岳明終于放下了,他一咬牙提出了辭職,話一出口,竟有五個玉雕工人要跟他走。老廠長痛心地說,廠子爛了,帶他們走吧??墒?,岳明要拿什么對這五個人負責?廠長說,念你對廠子有功,后院里有一堆石頭,你把它拉走吧,算我給你的啟動資金。

老廠長所說后院那堆石頭,是一堆下角料和質地很差的石頭。岳明沒有拒絕。他謝過廠長,帶著這五個人,拉著那堆下角料,離開了他工作了十六年之久的玉器廠。走到這一步,他都還沒有想好后面的路數。

“慢著,你還得帶走一個人?!睆S長攔住他說。

“誰?”岳明想不出還要對誰負責。

“沈佩奇?!睆S長鄭重地說。

“為什么?”岳明不明白。

“聽我的,帶著他,你能發?!?/p>

沈佩奇和岳明是同齡人,才華橫溢,但脾氣古怪,是廠里誰也不搭話的怪人。他的作品總有那么一點鬼氣在里面,沒有人不覺得神奇。

岳明知道廠長的好意,便問:“他肯來嗎?”

廠長說:“那就看你的誠意了?!?/p>

岳明從那堆下角料里選了一塊石頭,找到沈佩奇說:“你看這塊下角料能做什么?”

沈佩奇看都沒看就說:“要還能做什么就不叫下角料了?!?/p>

“給出出主意,興許能做些小掛件呢?!痹烂饔懞玫卣f。

“那不是我的事?!鄙蚺迤姘谅卣f。

岳明繼續說:“我知道你是做大件的高手,可是廠里現在連原料都買不起,你拿什么做大件?不如用小件消遣一下吧?!?/p>

“寧缺勿濫,哪有時間去消遣?!?沈佩奇看了岳明一眼說。

岳明誠懇地直說了:“廠里的現狀你也知道,我的目的就是想拉你入伙??裳矍拔沂裁炊紱]有,只有下角料,但我保證,一年內讓你雕上羊脂玉?!?/p>

沈佩奇眼睛一亮,伸出手說:“我相信你?!?/p>

兩人的手握到一起的瞬間,岳明感到了信心和力量。

兩個月后,沈佩奇化腐朽為神奇,帶領跟著岳明出來的那五個玉工,把那堆下角料變成了十萬塊錢,岳明的工作室建了起來。

工作室里安坐著六個玉雕師,沒有原料,拿什么生產?岳明一直在四處籌錢,準備北上,這時他接到尤站長的信息,和田且末玉礦正要開礦賣料。事不宜遲,可是,錢哪是說籌就能籌得到的。給老科長打電話借錢?不行,自己沒有投奔老科長,哪還好意思借錢。恰恰在這個時候,有人拿著錢送上門來了,這個人竟是馬琪。

馬琪這幾年倒賣真假古玩發了財,他想到了投資。聽說岳明辭職,拉起了自己的隊伍,他便一直在等待時機?,F在岳明急于籌款進原料,馬琪送錢上門,這算不算貴人相助、雪中送炭呢?

想不到岳明問他的第一句話竟是“嬋兒在哪兒”?這個問題不是該問他自己的親弟弟岳川的嗎?嬋兒雖是他的師妹,也不用急到連送上門的錢都不要,而要追問她的下落吧?岳明也覺自己失態,便說,我急著用人。也對,岳明現在也急需玉工,而嬋兒又難能可貴。

“可惜,”馬琪說,“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懷疑她去了一個地方?!?/p>

“什么地方”?岳明急問。

馬琪說:“有可能去了深圳,你們那個辭職的副廠長那里?!?/p>

“老科長?我怎么沒想到?”岳明半信半疑。

馬琪說:“像她那樣的玉雕師,誰人不搶???”

從結婚遭到重創,馬琪到現在也沒再找對象,他還想著嬋兒嗎?岳明不好問,但從他說嬋兒的表情看出,他還想著她。

岳明問:“你找過嬋兒嗎?”

“拋棄我的人,找她做什么!”?馬琪露出哀莫大于心死的樣子。

其實,馬琪從沒停止過對嬋兒的尋找。

“至少你要知道她在哪里,過得好不好啊?!?/p>

“知道了又能怎樣?再說,過得好不好都是她自找的。當然,我希望她過得好,至少比跟著我幸福。哎,你到底怎么想的,要不要我的資金?我不參與經營,按利分紅都不干???”

“你有多少資金?”

“你要多少?”

“我要一千萬,三天后就去和田?!?/p>

“胃口也不大嘛,我先給你五百萬,再從香港融五百萬,怎么樣?”

岳明痛快地接受了馬琪的投資,兩人簽字畫押,給馬琪按利潤分紅。

當天晚上,岳明給老科長打了個電話。不好直接問,他繞著彎說,科長那里能不能安排一個女玉工??崎L說他那里目前沒有女玉工,不管男女,都是憑手藝吃飯,有就推薦過來,并且真誠地說:“你岳明推薦的人,差不了?!?/p>

顯然,蘇嬋不在他那里。岳明滿懷的希望落空了。

岳明這次去和田,心境完全不同,以前是給廠里采購,跟人講價爭原料理直氣壯;現在自己是私營老板,爭來爭去都是為了自己,多少有些底氣不足。他一路上忐忑不安,見到老主顧要怎么說?

“好的玉石一定要賣給國企”,這是且末玉礦開礦賣山料打出的口號。玉礦那時還是國營企業,他們在計劃經濟體制下,維護著國企之間的利益。玉料非常有限,民營企業出高價也爭不過國企。

岳明到現場看到礦長及其他熟面孔,不等他開口,大家都祝賀他創立民營公司。消息像電波一樣逆風傳過千里,岳明離開了國企,就失去了優越條件。這時候再去找關系,只是難為別人。如果不出狠招,空手而歸的可能性很大,想到這里,岳明反而釋然了。

開賣那天,賣料場有一整塊三百公斤的山料,形態完整,結構緊致,玉質純凈。礦點開價五百元一公斤,而且民營企業靠邊站,根本不給你機會競價。只聽得眾國企買家為幾十塊錢爭來爭去,鬧得不可開交。人家為國家,為集體,爭得理直氣壯。企業發不出工資,不討價還價,怎么活?

岳明在人群中喊道:“那塊料我要了,我出一千五百元?!?/p>

在場人全懵了,沒聽錯吧?三倍的價錢!

“對,一公斤一千五百元?!痹诘V點負責人的追問下,岳明又重復了一遍。

突然有人喊道:“他是民企,說了不算?!?/p>

岳明沉穩地說:“我說話算話?!?/p>

負責人跑到岳明面前說:“你出價這么高,我得請示領導?!?/p>

岳明說:“可以,但我不會等到明天?!?/p>

岳明說完離開現場,表面上耍了一下酷,似乎在實施欲擒故縱的手段,其實是怕挨打,因為他一報完價,國企人看向他的眼睛全冒出火苗。他惹了眾怒。

賣料場停止營業了。電話瞬間打到縣委,驚動了縣委書記。電話里說,有個腦袋讓驢踢了的私營老板,一公斤山料出價一千五百元。

書記說:“如果你抓不住機會,你的腦袋才讓驢踢了。他在哪里?我要見他?!?/p>

岳明被縣委書記召見了。書記開門見山:“岳明同志,縣委決定那塊三百公斤的山料先賣給你,還有什么要求你一并提出來?!痹烂髡f:“我雖然此前是和田的???,但現在企業剛剛起步,創業艱難,希望領導們也能支持一下民營企業。如果礦上的這批料能讓我優先挑選,那么相中的原料我全部用一公斤一千五百元的價付款,包括一公斤以下的小塊玉?!?/p>

書記這下才開始懷疑岳明的腦袋確實讓驢踢了,因為當時一公斤以下的小塊玉的價格僅售五到十元錢。

書記弱弱地問了一句:“岳明同志,你知道現在小塊原料的行情嗎?”

岳明說:“知道。你們讓我優先選料,這是我的回饋?!?/p>

礦上負責人在一旁不踏實地說:“你要的貨量大,所需款項也大,是銀行轉賬還是……”

岳明說:“我付現金?!?/p>

書記驚起:“什么?那得多少現金?”

這時,岳明的助手提進來三個旅行包,拉開拉鏈,里面是滿滿的現金。在場的人目瞪口呆。

新聞在和田傳開了:揚州的私營老板岳明是個財大氣粗的勺子,把且末一次開礦的山料用三倍和千倍的價格全買走了。還有人說,縣委書記親眼看到岳明的頭讓驢踢了個包,所以他才能做出腦袋腫大的事情。傳聞從來都是夸張的,因為經人人相傳,口口加工。

后來幾年,傳聞演變成了一種現實,每個礦點開料時,岳明不到場不開賣;岳明一下飛機,玉石料全部漲價。馬琪很想跟著岳明去一趟和田,想象著他下了飛機后,戴著墨鏡帥氣地大步流星,身后跟著岳明,此處要用慢鏡頭??上?,岳明每次走的時候,他不是去了香港就是去了深圳,總趕不上岳明的腳步。

在和田原料場,岳明成了風云人物,同時也成了眾矢之的。全國各地國企和私企玉人都在紛紛譴責岳明——就是他抬高了和田玉石原料的價格,他應該為愈演愈烈的玉石漲價惡循環負全責!

岳明說,古時候,一塊和氏璧價值連城、連十五城。那個價格好像不是我抬起來的。玉不可再生,是山川之精華,是大自然給人類的恩賜,去玉礦看看玉是怎么被礦工開采出來的,你就會認定玉無價,什么價格都不過分。

其實岳明也是沒辦法才這樣做的。既然支起了一攤就得拼下去,民營企業拿不到好料只有死路一條。高價買來原料,雕完了少賺些,也比沒得賺強吧。當然,他始終明白,能讓他財大氣粗的是馬琪。

每次到和田,都會有人約岳明在玉龍喀什河邊參加一場籽料的拍賣。岳明很有興趣參加這種民間的拍賣活動。這種拍賣自成規則,所有在場的人都可以參加,參加拍賣的人以各地為單元分成小組。一塊石頭定價五萬,礦主出到七萬,各組叫價七萬五、八萬、八萬五、九萬,之間有人不叫價了便可退出,而每次加價,參與的人每層都可分得錢,最后買到玉的人出錢最多。礦主叫價多少,出多少錢,參與加價,再出錢。每個價段都會分錢。這種規則和別的拍賣不一樣,實際上是一場流傳下來的河邊石頭游戲。

這次游戲玩得痛快,層層明細。最終岳明也得到了一塊質地細白的近一公斤重的籽玉,價格競到十五萬八千,層層分錢之后,自己實際才出了十四萬。這真是一個意外收獲,他對拍友們說,希望每遇好玉都通知他,他就是遠在天邊,也會趕來玩一場。

拍友說:“上次有塊籽玉只有拳頭大,那是真正的羊脂玉,讓你們揚州來的一個玉雕師拿走了?!?/p>

“揚州來的?”岳明有些驚訝,因為揚州眾多的玉器廠都是收二手三手原料,和田天高地遠,親自來原料地采購的人很少,更何況是玉雕師。

“說話口音跟你一樣,是個姑娘?!?/p>

岳明又一驚:“姑娘?”

“是啊,她當時沒有那么多錢,把身上的首飾當了才拿走了玉?!?/p>

岳明忙問:“那你知道她現在人在哪里?”

“走了吧,這是上個月的事?!?/p>

岳明腦子里突然閃現出蘇嬋,不會是她吧?她怎么會獨自來和田?如果真是她的話,現在在哪兒?見到玉龍喀什河沒有滿河的玉石,她失望了嗎?她怨我了嗎?一連串的問題在岳明心中翻騰起,他抬腳向河的上游走去。

河流走過會帶來雨水、綠草、樹木、莊稼、車水馬龍,還有夢想。白玉河卻給這一方水土帶來了從昆侖山出走的石頭,人們趨之若鶩。河里的石頭越來越少了,河床千瘡百孔,河水卻依然流淌。

岳明一邊走一邊整理著內心的繁雜。突然,他看到不遠處的胡楊樹下有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的心狂跳起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