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現實小說 >玉昆侖 > 第01章 八千里路
第01章 八千里路
作者:韓素平   |  字數:8822  |  更新時間:2021-04-16 16:20:17  |  分類:

現實小說

每年夏秋之際,昆侖山積雪融化,山洪裹挾著石頭泥沙從人跡罕至的大山中突圍而出。千里河床、千百年歲月,滾滾激流把石頭最強烈的個性磨礪得溫順潤澤,使它們成為石頭中的王。

“科長,您一年去幾趟和田?”坐在火車上沒事干,岳明要用科長豐富的閱歷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看那邊出玉的情況,一般都要兩三趟?!笨崎L輕松回答。

“兩三趟?揚州到和田有多遠?”

“也就八九千里的路吧?!?/p>

“八九千里?那是多遠?”

“走一趟你就知道了?!?科長喜歡岳明的好奇多問,但這小子不識趣,在人瞌睡打盹的時候,問個死煩??崎L吸煙控制著自己,以免情緒失控一頭撞向車廂。

“科長,我們到了烏魯木齊,再坐火車到和田嗎?”

“……我說岳明,你能不能睡一會兒?”

“科長,到了和田就能到玉礦嗎?”

“去了你就知道了?!笨崎L閉上了眼睛。

岳明把頭伸向車窗外。他想起在家里的時候,岳川說去和田的距離相當于從揚州走起,逆流而上,把長江走盡。那得走多長時間呢?岳川又壞笑著說,如果是步行,恐怕你要走一年。

火車不停地進山洞,岳明看不到外面的景,也就睡著了。他希望一覺醒來就到烏魯木齊,可是一覺醒來,車窗外更加得光禿禿,沙灘連綿??崎L說,那是戈壁灘。

“這戈壁灘什么時候才能走完???”枯燥讓岳明快發狂了??崎L眼睛都不睜,他好像要把所有的覺都在火車上睡掉。

八十年代的揚州大大小小有上百個國營玉器廠,采購玉料都需要去玉石產地,采購人員是最辛苦的了,但真正能到達和田的,還是少數。岳明所在的玉器廠的實力在灣頭鎮是數一數二的,以加工新疆和田玉為主??崎L是個能干的人,為不錯過和田每一次的玉石分配會,他常年奔波在西去的長途路上。

為了這一趟充滿誘惑而又未知兇吉的新疆之行,在極短的時間里,岳明花了不少心思打點行裝,帶了手電、洗漱用品,還有一些咸菜干糧。母親說,北方山里冷,又給他帶了棉衣。岳明是第一次出遠門,他連續幾天夜不能寐,興奮、恐慌、期待都有。

出發的那天下起了小雨,他們穿著雨衣往南京趕,要到南京乘去烏魯木齊的火車??崎L說,不坐臥鋪,可以拿到兩塊錢的補助。一個月的工資才二十六塊兩毛錢,出差還可以拿補貼,岳明開心地將母親給帶的雞蛋全部放在了科長面前,科長也沒客氣,瞬間風卷殘云。

倆人坐著硬座,艱難地挺了四天五夜到達烏魯木齊。岳明下車立即歡蹦亂跳起來,年輕人有活力;而科長的臉卻熬成了醬瓜綠,腰也哈了,腿也羅了。難道他每次出征,都把自己變成這模樣?岳明投向他同情的目光。

在烏魯木齊休整了一天,岳明只在旅館周圍走了一圈,還沒看清新疆首府是什么模樣,就被科長帶上一輛軍用的敞篷大卡車。

從烏魯木齊到和田要走多長時間?岳明又問,科長就還是那句話:“走一趟你就知道了?!睆目崎L淡定的樣子看,一天?最多兩天應該就能到。

大卡車上面擺著木頭長條凳,乘客每人手上拿著一根大木棒子。這木棒兒要做什么用?

科長所答非所問:“最好用不上它?!?/p>

是要打狼嗎?岳明一想到還要和野狼博斗,不禁寒噤。

出了烏魯木齊,車便蜿蜒在戈壁灘上了,再后來就是一望無際的沙漠,除了天上的云在變幻圖案,單調把人再一次逼瘋。岳明沒覺得枯燥,他無意中望了一眼科長,忍不住“哧”地笑了。才半天時間,科長全身就被塵土包裹,像一尊兵馬俑,只剩下兩只眼睛在動。

科長瞪著岳明:“臭小子,你和我一樣?!?/p>

岳明再看每一個人的樣子,便明白自己的土模樣了。但他仍然堅信,科長的樣子一定最滑稽。

第二天的路程又是另一番情景,沙塵暴來襲,大地灰暗,不見天日,恐懼絕望令一車人窒息。岳明縮在車角感覺自己被卷入了混沌,這下別說是笑科長,連科長在哪里都看不到。一定要活著到達和田,是岳明的唯一信念。

轟隆一聲,車陷進了沙漠。全體人員跳下車嘿呀哈呀地拿木棒子往上抬車。原來木棒子并不是為了打狼,而是為抬起陷進沙漠的車而準備的。剛抬上來的車,轉眼就又陷下去了。這一天,車陷下去十次之多,他們拿著木棒子跳上跳下二十多次,直到筋疲力盡。

原來沙漠上本沒有路,走的車多了還是沒有路。

晚上到達南疆的某個小鎮,住進政府的招待所。哎喲,一進房間岳明就被嗆了出來,怎么全是干茅廁的味道?再進房間是被科長扯著他的耳朵強行帶入的。實在臭得窒息,岳明不停地干嘔。

“這是什么毛???”科長很生氣。

岳明捏著鼻子說:“我在家倒馬桶都會吐?!闭f完就干嘔個不停。

科長想了想說:“把臉伸過來?!?/p>

岳明警惕地看著他。

科長不由分說把他拉過去,將牙膏像一堵墻一樣地擠到岳明的鼻臺上,以阻擋臭味的侵襲。這辦法果然有奇效,后來屢試不爽。幾十年過去了,岳明很難忘記那個招待所的味道,也不喜歡牙膏的味道了。

好吧,解決了嗅覺干擾,可以睡覺了。一個大房間里一張大通鋪,可以睡十幾個人。

科長讓岳明睡自己身邊,他自己先脫了個精光,然后命令岳明:“脫!”

岳明脫下了外衣。

科長說:“再脫?!?/p>

岳明又脫了背心。

科長說:“還要脫?!?/p>

岳明看看自己身上僅剩的褲頭,疑惑地望著科長。

“快脫??!要一絲不掛?!笨崎L不耐煩了。

有人發出猥褻的笑聲。

“不是,科長,你想演哪一出???”岳明窘得快哭了。

科長說:“我想演空城計?!?/p>

岳明再一看別人,個個全裸著把脫下來的衣服高高掛起。這是搞什么鬼?

在科長的堅持下,岳明終于全裸著鉆進了被窩。

“不這樣,你小子明天沒得衣服穿?!笨崎L說。

“有賊嗎?”岳明不解。

“賊不可怕,怕的是沙漠吸血鬼?!庇腥苏f。

岳明一臉恐懼。

“別緊張,就是虱子?!蹦侨私忉屨f,這里虱子奇多。你要是穿著衣服睡,虱子會鉆進你的衣服瘋狂侵擾你,直到你拼死抵抗抓狂急眼,主動把衣服脫光,脫下來的衣服已經被虱子集團軍占領了,你不能再上身了。

岳明對裸睡很不適應,先是睡不著,睡著了也睡不踏實,感覺四面透風,半夜還會被虱子騷擾醒,抓癢恨不得抓到科長身上去。后來,時間久了,岳明不裸睡竟然睡不著了,這種習慣一直伴隨他多年。

天亮了繼續趕路,路途中的艱辛難以細述。吃飯也成了岳明心中的痛,面條吃到嘴里全是沙子。面館鍋臺、飯桌上蒼蠅像轟炸機,黑壓壓飛來,趕都趕不走。廚師熟練地將蒼蠅拍打在面團上,然后若無其事地撥拉掉,面就下了鍋。不吃怎么辦?肚子不答應啊。

科長帶的壓縮餅干割裂了岳明的嗓子,實在難以下咽??崎L生氣地說,紅軍過雪山草地的時候,哪有這些好東西吃,有草根和皮帶就不錯了。

一千多公里的沙漠,他們每天走十多個小時,走了七天才到達和田。邗江邊長大,從未吃過苦的岳明,第一次知道了漫長、孤寂、艱苦這些詞的含義??崎L總說的“去了你就知道了”,只有岳明能感到這句話背后的陰險。

從揚州一路向西北,馬不停蹄十三天,加休息一天,近半個月?!耙郧暗娜说胶吞锒际强狂橊労婉R,走走停停要兩年吶?,F在有車,我們不到半個月就到了,那是多大的進步啊?!币宦飞峡崎L都在憶苦思甜,否則岳明真要半途而廢了。那些年,學校、工廠,每隔一段時間都要開憶苦思甜大會,岳明終于明白了它的意義。

總算身在和田了??偹阌H眼看到了盛產籽玉的母親河。

從莽莽昆侖的崇山峻嶺中,蜿蜒曲折流淌出兩條河,一條叫喀拉喀什河,一條叫玉龍喀什河。兩條河在塔里木盆地交匯,形成和田河??κ埠映霎a墨玉,人稱墨玉河;玉龍喀什河出產白玉,就是從古代流傳下來的著名的白玉河。白玉河的籽玉從何而來?是河里自產的,還是山上的原生礦經剝蝕后被山洪沖到河流中的?它經常分布在河床附近,或者裸露,或者被掩埋在地下。雖然現在已看不到祼女月夜下河采玉的美景盛況,但目睹從昆侖山山谷滾滾而來的河水,岳明內心仍然激情澎湃。

明代著名藥學家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說:“玉有山產、水產兩種,各地之玉多產在山上,于闐之玉則在河邊?!崩顣r珍不知,于闐山上也產玉,只是后來才發現。

每年夏秋之際,昆侖山積雪融化,山洪裹挾著石頭泥沙從人跡罕至的大山中突圍而出。千里河床、千百年歲月,滾滾激流把石頭最強烈的個性磨礪得溫順潤澤,使它們成為石頭中的王。

看到白玉河,岳明身心俱疲的“虧損”也得到了巨大的補償。

在人類歷史中,河流總是承載著比海洋更深厚的人的命運。千百年來,和田人取玉,主要靠從河里撿撈。洪水來了就意味著財富來了。上天安排了如此美事給這些沙漠中人,是不是對他們長期面對黃沙的一種補償?自古道,在山吃山,靠水吃水。關鍵還要看誰有運氣遇到美玉。

和田玉有山料和籽料之分,以籽玉的質量為上乘。羊脂白玉就是上品中的上品,極其名貴?,F在,河床上的每一塊石頭都光溜溜的,充滿了油脂,顯然被千萬人摸過千萬遍。但它仍然變不成羊脂玉。

“你知道吧,”科長說,“咱們廠是做大擺件的,更需要大塊的山料。要想得到好的山料,就要到于田縣的阿拉瑪斯玉礦去?!?/p>

“上玉礦?”岳明高興地直跳。

科長鄭重地說,省點力氣吧,到達和田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真正艱難的路還在后面呢。岳明想起岳川經常念誦的蜀道難,難于上青天……便脫口說,“再難也沒有蜀道難吧?”科長說,“唔,不說難于上青天,也差不多用手能摸著天了?!?/p>

這個時候的岳明已不是心里暗暗叫苦了,而是由衷地敬仰起常年跑和田的熊科長,原來英雄就在自己身邊。一定要跟著這樣的共產黨員出生入死。想到之前,自己在工房過著風吹不著、雨淋不著的舒服日子,內心有點小慚愧。

從和田市到于田縣乘汽車四個小時。從于田縣再到阿拉瑪斯礦,要車行一百多公里先到流水村,也叫石頭村。從流水村再步行羊腸小道九小時,到達礦區。這一路上,岳明一直在給自己鼓勁——爬山的時候不能落在科長后面。

科長似乎看出了岳明的緊張,開始給介紹當地的一些情況,想以此分散岳明的注意力,讓他放輕松。

科長說于田是個很了不起的地方,它是古扜彌國所在地,絲綢之路上的交通重鎮。阿拉瑪斯玉礦是新疆開采原生玉礦最早的礦區之一,是1957年在民國開采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一個生產白玉的主要玉礦。維吾爾人說,玉礦都長在眉毛上,他們把山比做人,認為玉脈就藏在眉毛的位置,也就是在高山之巔,海拔高達4500~5000米之處。

汽車停在了流水村。

接下來就是靠人工運輸的羊腸小道了。那是真正的羊腸小道,一面是山,一面是萬丈懸崖。岳明往懸崖下扔了一塊石頭,等了半天,竟連一點回聲都沒有。天哪!深不可測,要是自己一不小心掉下去,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了。在這里,沒有恐高癥也會嚇出恐高癥來。據說,很多礦石就是在這樣嚇破膽的小道上靠人工運送下來的。

岳明手腳發抖,跟著科長一路攀登。

慢慢地,腿不聽使喚了??崎L問他:“岳明啊,是不是嘴唇發涼,太陽穴狂跳?”

岳明猶豫了一下點頭承認。

科長又問:“還頭痛耳鳴?”

岳明喘著氣說:“科長,你怎么知道?”

“我當然知道,因為我也頭痛耳鳴。這是都會有的高山反應,休息一下吧?!笨崎L說。

坐了一會,所有的反應更加嚴重了。

岳明終于呼吸困難起來。

科長問:“要不要下山?”

“不要!”

科長破例向岳明豎起了大拇指。

“真犟!我沒看錯人?!?/p>

古人說:“去往昆侖山,千人往,百人返;百人往,十人返?!蹦莾扇送??看看狂喘的科長,感覺很憂心。岳明不服氣地望望荒涼的大山,把勁全用在了小腿肚上。

忽見一條山澗小溪清亮亮地流淌在眼前。岳明撲上前瘋狂飲水??崎L則揮臂朝著小溪上方扔去一個干透了的馕,然后不再理會地洗臉,洗手。岳明問為什么把馕扔掉了,科長說太干,咬不動。

“你咬不動,我咬啊?!痹烂髡旎貋?,卻見那塊馕已順著水流漂到了他們面前??崎L把那塊馕撈起來,掰一半兒給岳明。岳明發現,就這一會兒工夫,干馕已泡軟了。原來馕是這么個吃法啊,真智慧!

在岳明眼里,科長此刻吃馕的樣子又黑又酷。

前面還有多遠?

沒多遠了。

怎么還不到???

翻過這個山就到了。

從日出走到日落,翻過一座山又是一座山,科長的話總是讓岳明的期望落空。岳明似乎再也打不起精神了,不是腿在走,而是身體在拖著兩條腿往前挪……他感覺這一定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路??崎L說,走完這條路,就沒有你走不了的路了。

科長的話已經完全失去了信任度。岳明想起母親“話到嘴邊留三分”的提醒,否則真會惡語相向,炮擊滿口謊話的科長。

這回真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只有走下去才有活路。岳明暗暗給給自己打氣——如果沒有玉礦在前方,我怎么能翻得過山?如果不相信科長,又怎么能有力量……就在岳明眼前發黑的時候,阿拉瑪斯玉礦像阿里巴巴的藏金洞神奇地出現在他的面前。

岳明終于站在了昆侖山海拔五千米的高端,四顧茫茫大山,寒氣逼人。那些險峻挺拔的山峰,冰雪,褐色荒坡,包括遠處獨飛的隼鷹,仿佛都給了他一種堅硬的力量。昆侖山讓他變成了真正的男人,不管能不能得到良玉,這一趟都不虛此行。在這一刻,他覺得一路的奔波勞苦都不算什么。

望著嘴唇干裂的科長,岳明心底涌出深深的感激和歉意??崎L啊,原諒我對你有過惡毒的詛咒,你一定要相信,那些詛咒都不會靈驗的,因為我聽說詛咒一個人自己也會受到損耗,所以,我的詛咒都不是真的。

岳川在岳明臨走那天晚上為他補過課。岳川說,遠古之時,天柱傾塌,九州崩裂,大火燃燒,洪水恣肆不息,以致民不聊生。女媧煉五色石補蒼天,挽救了眾生,又將所剩之石撒落在大地,“千樣瑪瑙萬種玉”由此而來。這個神話將玉說成補天之物,可見玉是有神力的。

女禍灑滿昆侖的千樣瑪瑙萬種玉,也許只有在西王母時代可見。而如今,玉礦是露天開采,玉脈如游絲,難辨首尾。礦工們用鏨子、榔頭、鐵釬等工具鑿石取玉。因為開采方式效率太低,他們曾用過打眼放炮的辦法,可是那樣做有把好玉炸傷的危險。

有人把昆侖山上的玉石稱作“鬼石”。之所以叫鬼石,是因它藏于深山,埋在石中,難為人識,神仙也虛實難度。但那撲朔迷離的玉氣,會在陽光下升騰,吸引著無數尋夢者前赴后繼。采玉人不但要付出十分艱辛的勞動,要有一雙識玉的慧眼,還要有遇到玉的運氣。

科長說與玉相連的巖石叫玉石根,看起來像玉卻是石,最難區分。取得不好,玉石俱碎,前功盡棄。

在岳明看來,昆侖山采玉人比那些種玉的神仙還要艱難。黃金有價玉無價,只有親眼看到那些浩大的工作場面、極端艱苦的工作環境,才知道得到一塊玉何其艱難。師父說,玉是大地之精華,它是經過造山運動的地火高溫溶煉,再經過萬億年的冷卻結晶才形成的,不能再造重生。

他們到達的第三天,玉礦就神奇地出玉了。

玉遇見水才能顯露真容。高山缺水,岳明看到礦工們紛紛解開褲帶,鄭重地把每滴尿都淋在石頭上面,石頭瞬間露出細白的玉色。轟地一聲,人們沸騰了。那場面就像過年,氣氛熱烈興奮。灶上把要吃半個月的羊肉都拿出來一鍋煮了。這種時候自然少不了助興的美酒,高山缺氧不宜多喝,但酒不醉人人自醉。

就聽維吾爾族礦工們熱烈地唱道:

愛你愛你我真愛你,

請個畫家來畫你,

把你畫在吉它上,

我又抱吉它又抱你。

……

新疆幾大怪:離婚容易結婚快,

冬天的帽子夏天戴,

靴子不穿背起來,

光吃馕不吃菜……

歡鬧了一夜,岳明剛閉上眼睡著,就被科長拍醒了?!翱梢韵律搅??!笨崎L說。

岳明驚喜地問道:“好玉到手了啦?”

“這個玉我們拿不到的,要去和田玉石分配會上拿?!笨崎L似乎全忘了上山前說的話。岳明感到自己又上當了,“那我們像牲口一樣爬上來做什么?”科長認真地說,“讓你小子看看昆侖山、看看玉礦啊,這是你這輩子都求不來的福氣。你別瞪眼,下次來再來和田,你就要感謝我了?!?/p>

“下一次?我還有下一次?”岳明差點喊出來,“科長,你在開國際玩笑!”

科長一臉正經:“我從不開玩笑?!?/p>

“那我問你,我玉雕學得好好的,你怎么就想到要調我來供銷科?”這是岳明最想知道的事情。嘿嘿,科長狡黠地笑了,“這個問題,現在還不能告訴你?!?/p>

來和田參加玉石分配會的采購員來自全國各地,上海、北京、天津的都是大客戶。岳明是年齡最小的一個??崎L抓緊落實他的傳幫帶職責,不厭其煩地給岳明介紹采購玉的門道和玉石行里的熟人。

“岳明啊,我們這一路所有吃的苦都是為了現在,就為能給廠里買到好玉。有了好玉才能出好產品,才能賣出好價錢,才能養活廠里的老小?!笨崎L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里充滿了感情,讓岳明差點以為他是好人了。

岳明是學玉雕的,當然知道好玉是廠子的命根子。他向科長伸出手說:“科長,借我點錢?!?/p>

科長一怔:“你要錢做什么?”

“我看各礦的礦長都在,還有玉石收購站的站長,我想請他們喝個酒,請教請教?!痹烂髡f。

科長揚手打了岳明一巴掌:“你小子,機靈!”

“哼!我哪有你機靈?!?/p>

礦長們并沒有接受岳明的邀請,但新疆人敞亮,他們對這個熱情敬業的揚州小伙子有了深刻的印象。

按照科長的囑咐,岳明把收購站分配給他們的成堆的玉石做了登記,可是怎么運回去???“運輸的事不用你發愁,”科長說,“現在交通工具方便了,汽車火車聯運。以前你知道和田的玉石原料怎么運到皇宮里嗎?我告訴你,那時候運原料可全靠牲畜和人力。大的原石,夏天用滾木,冬天用澆冰,去北京一個往返得兩三年?!?/p>

聽科長這么說,一個維吾爾大叔走過來:“我爺爺的爺爺說,那時候石頭一出河就殺牛,用熱著的牛皮把石頭一包就拉走了?!?/p>

“為什么要用熱牛皮?”岳明問。

大叔說:“熱牛皮軟嘛,越走牛皮越干,把石頭包得越緊。這樣好運輸,還保護了玉石?!?/p>

岳明聽得津津有味。

和田玉石分配站的站長尤茹祥接過話茬說,清末的時候,白玉河出了一塊幾噸重的優質籽料,地方官員命幾十人用滾石的辦法往皇宮送。走到半途聽說皇帝倒了,皇宮的人也都跑了,這幫人把石頭扔在戈壁灘便往回走。

“后來呢?”岳明問。

尤茹祥說:“后來聽說那塊石頭不斷被人分割,再加上日曬風化,變成山流水或沙子了?!鄙搅魉鲜呛吞锔瓯跒┥系囊粋€玉種,由于原生礦受自然剝蝕以及泥石流、洪水和冰川的沖蝕搬運而形成。

“真可惜!”岳明嘆了口氣。尤茹祥問可惜什么,岳明說:“可惜那塊玉??!世界上沒有兩塊一模一樣的石頭,玉不能再生,消失了就再也沒有了?!?/p>

尤茹祥深深地看了岳明一眼。

這次因為科長和岳明的努力,和田玉整貨車地拉回廠里,引起了不小的轟動。作為采購工作的新人,岳明在廠里小小地紅了一把。

那天,岳明正指揮著工人卸貨,不時用袖子擦拭臉上滾落的汗珠,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女身著淺綠色連衣裙,像水中飄來的荷葉輕盈地來到岳明面前。她掏出一方手絹遞給岳明,聲音極甜極清地說:“師哥,接著?!痹烂鬟t疑了一下接過手絹,不等他說話,女孩子已經跑走了。

工人們目光閃亮地追隨著女孩兒的背影,轉而又羨慕地開岳明的玩笑:“哎,蘇嬋的手絹什么味道?是不是甜香甜香的?”“她怎么就只給你送手絹?是不是對你有意思???”

岳明紅了臉,他看看手絹,輕輕把它裝進了衣兜。

工人們說的蘇嬋,就是岳明的師妹嬋兒。在岳明眼里,師妹是一首詩,一朵花,不,是一塊玉,他想把世界上最美好的比喻都給她。岳明從和田回來去見了師父但沒見到師妹,他專門給他們帶了和田的大棗和核桃。師父說:“岳明,好好干,是金子在哪里都會發光?!边@句話把岳明想返回玉雕房的念頭硬是給斷了。

岳明算是有過見識的人了,回到家講話也有了份量。尤其是昆侖山的故事,他給弟弟岳川就講了三天三夜,當然很多話是重復的,重復就是力量。岳川現在望著哥哥的眼神是欽羨崇拜的,倒馬桶的腳步是飛快的,態度是主動的。哥哥那套雕玉的工具,尤其是那把刀,在岳川的軟纏硬磨之下,也成了他的囊中之物。岳川曾跟著父親去廠里,在廠院里揀了塊廢料,回來就用刀比劃,還請岳明指點。岳明發現岳川雕玉很有靈氣,他對父親說,岳川真該拜單常青為師。父親卻說,不去,岳川是上大學的料。

岳明也希望岳川能夠考上大學,就因為高考的日子將近,岳明才沒逼他續寫“一捧雪”的小說。沒想到岳川在晚上悄悄交給他一個作文本。

李莫明含恨而去后,第二天夜里,珍品齋遭劫,學徒單常青險些遇難,“一捧雪”贗品被盜。蘇州城玉器行老板黃玉泉聞聲而來,說若能一睹“一捧雪”風采,此生無憾??墒钦淦俘S的玉匠陸永岡拿什么給他看?黃玉泉為此茶飯不思,連日查看史書。根據《明史》和《張漢儒疏稿》的記載,“一捧雪”為明代著名玉杯,當時的權臣嚴嵩欲將玉杯據為己有,玉杯的主人莫懷古棄官改姓隱居他鄉,“一捧雪”在嘉靖年間失蹤。

李姓人氏不遠千里專找陸永岡仿真“一捧雪”,那真品在哪里?

陸永岡雖然不是陸子岡的傳人,但他的手藝也是專諸巷數一數二的,如果他真能仿制“一捧雪”,那真品出現就為時不晚了。于是黃玉泉選了一塊上好的和田白玉,找到陸永岡,要他為自己仿制“一捧雪?!标懹缹秊橼I品丟失煩憂,雖然李莫明身亡,但他的家人一定還會找來。他拒不接受黃的請求,說除非有真品在此,否則無法仿制。黃玉泉大為郁悶。

夜深人靜時,陸永岡悄悄來到工房,開始仿制“一捧雪”了。他沒有見過真品,就連贗品也只是一面之緣,但他想試試,因為他相信李莫明的家人會找來,從他手里丟掉的東西,他一定要還。在他身側的門板鏠里,有一雙眼睛,那是單常青在偷師學藝。

單常青明白,“子岡玉”的雕刻技藝至今仍屬絕技,難以仿效。清代以來不乏贗品,其中也不乏高手所為,但雕刻水平畢竟與子岡玉相去甚遠……

“篤篤篤!”不等里面答應,岳明就闖入了岳川的房間。他氣呼呼地晃著作文本問岳川:“這是誰寫的?”

“我呀?!痹来ǖ靡獾卣f,“這么快就看完啦?有點意思吧?”

岳明把作文本摔給他:“告訴你,把單常青的名字改了,否則我跟你沒完!我師父怎么會偷師學藝?你誣蔑他,就等于誣蔑你哥!”岳川揀起作文本:“你沒看完就動怒,單常青是想偷看昆吾刀才……”

“偷看?那更不像話!”

“嬋兒聽了都說好,你又是為何?”

“我不管你那么多,改!馬上改!”

“不改,你再也看不到小說了?!?/p>

岳明沒理弟弟,走了出去。岳川在他身后喊:“哥,我還寫了《昆侖神話》你要不要看?”

岳明頭也不回:“昆侖神話是你也可以寫的?”

很快和田那邊打來電話,礦上又出了好玉??崎L對岳明說:“去吧,我已經帶你走完了全程,以后跑和田的專利就是你的了?!?/p>

岳明頓時想起科長曾經變態的笑臉。

為使岳明輕松,科長說:“玉礦你就不用去了,直接參加玉石分配會就行?!笨稍烂鞑]有感到輕松。

科長語重心長地說:“岳明啊,放你單飛,可是廠領導對你的信任啊。我讓你一次嘗盡苦頭,就是為了讓你具備免疫力,再去和田如蹚平地,這一點不騙你的?!?/p>

岳明大腦空白。

“怎么?你不愿意???”科長做出要揍人的架勢。

岳明把頭迎上去。

科長真的一拳打了過來,拳頭到了岳明頭上卻變成了手掌撫摸,“岳明啊,你前途無量,科長不會看錯的?!?/p>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