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小說 >風雨孤城 > 第九章、周淮南
第九章、周淮南
作者:逸樂書香   |  字數:2744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19:39  |  分類:

歷史小說

壞水兒說完,一邊的大壯聽完還是搖了搖頭,道:“不明白?!?/p>

但是就在這時,只聽路邊的草叢里突然有人答話道:“我這兒倒好像明白了?!?/p>

壞水兒這兒,聽路邊有人答話,心里馬上就是一驚,旋即就想也沒想開口問道:“誰?”

這時,就見路邊的草叢里,一個穿著長衫戴著禮帽的人走了出來道:“我?!?/p>

壞水兒見出來的這人,正是剛才站在自己前邊過卡的那一位。就忙換了一副笑臉然后戒備著道:“原來是老哥呀,您這冷不丁的一出聲兒,差點兒沒把我嚇死?!?/p>

來人見壞水兒那防備的樣子就笑了一下道:“老弟也不用過于緊張,我剛才已經看出來了,都沒去跟那偽軍說,難道現在還要回去告狀么?”

壞水兒聽到這兒就忙問道:“老哥當真都已經看出來了?”

來人聽完就點了點頭道:“實不相瞞,當時老弟自己站出去時,我這兒還真替老弟捏了把冷汗。但是當老弟跟那偽軍眉來眼去,稱兄道弟的時候,我這心里不免又起了疑問。因為這里邊只能有兩種可能,一是老弟跟那偽軍攀上了關系,二是老弟給了他莫大的好處。但是這兩樣兒,我看老弟的裝束又實在不像。而最后我看那偽軍回來時的樣子,跟老弟回來時看似放松而又謹慎的神情,就讓我推翻了剛才的想法。所以這里邊兒,就只剩下最后一種可能,那就是那偽軍,上了你的當了。而且剛才老弟的最后一句話,‘給他創造了一個選擇的機會’那就更證明了我剛才的想法了?!?/p>

壞水兒這時,見這人光在一邊看著神情,就能說得頭頭是道。知道再瞞下去,也就只能是讓人看不起自己了,所以就一點頭道:“老哥真是慧眼如炬呀。不瞞老哥說,兄弟也是因一時多嘴,最后被逼得實在沒有辦法了。要不然您就是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輕易地,去撞槍口呀?!?/p>

那人見壞水兒話中也沒躲閃,就又是笑了一下道:“老弟有勇有謀,換做當時是我,只怕也沒有這份的機智呀。說白了,我在一邊也只是旁觀者清而已?!?/p>

說完,那人就看了二傻子背后,背著的那個大漢一眼道:“不知老弟是不是想把這人送回雞頭山?”

壞水兒聽這人直接的又問這大漢,心中就是一動。但此時也猜不出這人的用意。所以就緩緩地點了點頭道:“當時東拉西扯的,也沒想到就把這大漢給救下了。但是既然人已經救下了,我這兒就想著,索性就救人救到底吧?!?/p>

那人聽完就點了點頭道:“老弟好心我是知道的,但是是這雞頭山只怕沒老弟想的那么簡單呀?!?/p>

壞水兒聽到這兒,就也點了點頭道:“雞頭、馬嶺、惡狼溝,天王老子繞著走。這一點兄弟也知道?!?/p>

來人聽壞水兒說完就搖了搖頭道:“老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這雞頭山的當家謝繼武為人陰險,根本不能服眾。只是手底下的人念他是老當家謝廣庭的兒子,所以才拜他當了瓢把子。但是這謝繼武自打繼任以來處處的排除異己,弄的山上烏煙瘴氣,手底下的人,更是敢怒不敢言。而且據聽說,現在這謝繼武還犯了多疑的毛病,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就能讓他疑心生暗鬼,生怕別人搶了他這大當家的位置。弄得現在這山上是氤氳慘淡,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血雨腥風。此時老弟送這么個人回去,只怕是剛出虎穴又入狼窩呀?!?/p>

壞水兒聽完就是一愣,但是轉念一想就心道:“這土匪的家事,眼前的這個人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要說這人誆我,他又圖的是什么呀?”想到這兒,壞水兒就心道:“去他媽的吧,這別人家的事兒,關我屁事兒呀。這人我他媽不送了還不行么?!?/p>

想著,壞水兒就沖那人道:“多謝老哥提點,要不然我們兄弟生不愣的撞過去,這小命兒只怕就交代了。我看這樣,不如兄弟把這人交給老哥······”

來人聽到這兒,就搖了搖頭,笑了一下道:“我這兒此行還有要事,真是耽誤不得呀?!?/p>

壞水兒見把這大漢送出去,那人不接。就皺著眉道:“那怎么辦呀?這大漢身上可是槍傷,帶又帶不走,送又送不回。難道就給他扔到一邊兒,任他自生自滅么?”

這時,來人聽完就搖了搖頭道:“這人看那偽軍欺壓百姓仗義出手,也算是位義士,哪能就任其荒草埋骨呀。只是此事,還要多勞老弟費一回心。本來,我是應該同老弟一起上那雞頭山,但是我那事也是十分緊急,實在是分身乏術。所以只能是替老弟修書一封,如果老弟此行遇到兇險,說不定能為老弟解那一時之困?!闭f著就見來人,打開了那柳條提箱,跟著,就拿出了紙筆和一個信封寫了起來。

壞水兒在一邊看著就心道:“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上來先說此行兇險,但是把人給他,他又不要。跟著又把這事兒推了回來,難道他就不怕我聽了他的話后,直接把人扔了?”

壞水兒這兒胡思亂想之際,就見那人已經寫好了信。不過,那人并沒有直接把信裝到信封里,而是交到了壞水兒手上。

壞水兒這時接過信就老臉一紅道:“不瞞老哥說,這信上邊的字兒,是它認識我,我不認識它呀?!?/p>

來人聽壞水兒如此說,就點了點頭,然后就指著信下的落款兒道:“這封信上其實也沒說什么,只是簡單的交代了一下之前過卡子時的事,兄弟只要記住這最后的落款兒叫周淮南,我想應該就能逢兇化吉了?!?/p>

壞水兒聽完就仔細的看了看這信后的落款兒,見上邊的南字還依稀有些印象。但是這“周淮南”前邊還有幾個字,應該是這人的頭銜。只是壞水兒看了半天也只認得第一個“八”字,剩下的那幾個他卻一點兒都不認得,所以就納悶著點了點頭,指著那幾個字問道:“老哥,這周淮南是······”

那人聽壞水兒這么問,就笑了一下道:“周淮南就是在下,但是詳細的我這兒也就不細說了,老弟以后自會明白?!?/p>

說完這周淮南就讓壞水兒把信裝起來收好,然后就是一抱拳道:“現在天色已不早,兄弟們還是趕路要緊。他日如果有緣,咱們兄弟異地相逢,再好好續過?!闭f完又對壞水兒身后的大壯和二傻子拱了拱手,才轉身順著路向前走去。

而壞水兒這時看著這人的背影,就覺得此人神龍見首不見尾,處處都有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尤其這在半路突然橫插了這么一杠子,更是讓壞水兒摸不著半點頭腦。

就在這時,一邊的大壯突然搭話道:“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呀?這嚇唬不叫嚇唬,提醒不叫提醒,幫忙不叫幫忙。弄得咱們心里七上八下的,他在半道兒留了封信轉身就走了,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壞水兒聽完就默默地搖了搖頭,然后就沖大壯道:“你真想知道那人的意思么?”

大壯聽完就點了點頭。

壞水兒見了就笑著道:“你要是想知道也是不難?!?/p>

大壯聽壞水兒這么說就忙道:“你這是什么意思呀?不會是咱們真要去那什么雞頭山吧?”

壞水兒聽完就笑了一下道:“你要不去雞頭山,怎么知道那人說的是什么意思呀?”

大壯聽完就皺著眉道:“怎么?你還真要去呀?要我看咱們還是別去了,你要是不愿意看著這大漢死在半道兒,咱們一會兒在前邊找個人家安頓好了也就是了。何苦去那雞頭山冒險呀?”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