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小說 >無定乾坤 > 第十九章 赴約(三更)
第十九章 赴約(三更)
作者:香煙的世界   |  字數:3650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10:48  |  分類:

仙俠小說

祝大家:朝霞映滿天,盛世耀豬年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那兩張不同丹方的字飛了起來,在半空中穿梭,快速排列組合。

這一幕,驚呆了沐風,他只看了一眼腦海深處,那里是他曾經想要進入,卻被一股無形力量擋住的神秘之地。

藍光從何而來,為何在此出現,它究竟是什么,為何出現在腦海神秘地帶。

種種的疑問,沐風已來不及探究,他的注意力完全被腦海中呼嘯穿越的古老文字吸引住了。

只聽‘嗡’的一聲輕響,一張藍瑩瑩的光幕出現在他的腦海中,而那兩張丹方也碎成了無數光點,落在他的腦海中。

沐風發現,被藍光組合后的筑基丹丹方,卻是以羊皮卷上的配方為主,而弒天魔帝記憶中的丹方卻占了極少一部分。

這是一張完整的筑基丹配方,沐風很確定,唯一讓他疑惑的是那一縷神出鬼沒的藍光,卻總是在關鍵的時刻出現,幫上他一把。有時,又像頑皮的孩童,任由沐風千呼萬喚也不出來。

“呼!”

沐風眉頭舒展,吐出胸口的濁氣。一張完整且不同于弒天魔帝記憶的丹方,令他感到意外和驚喜,只是這種喜悅沒有持續多久,便被一種煩惱所取代。

塵倒懸的要求是能夠見到他身后的高人,他那張丹方來自弒天魔帝的記憶,他身后根本就沒有什么高人。這令沐風有些煩惱。

沉吟了片刻,沐風搖了搖頭,從床榻上下來,突然一陣眩暈,強烈的虛弱感瞬間襲來,雙腿一軟,跌坐在地。

沐風搖頭苦笑,為了推演那張古老的筑基丹丹方,他也不知耗費了多長時間。依據往日的經驗,至少有三四天時間。

一般到了煉體境巔峰,即便兩天不吃東西,也不會有很強烈的饑餓感,到了苦海境圓滿境,即便七八天不吃東西也沒關系。算了一下時間,他和塵倒懸的約定并沒有過期。

坐在桌旁,沐風沉思片刻,拿起筆蘸在宣紙上書寫起來。書寫完畢,沐風將宣紙揣入懷中,又喊來店小二叫了一些飯菜。

“沒見過三四天不吃飯的人都這樣嗎?有啥奇怪的?!毖劢堑挠喙馄车降晷《荒橌@詫的表情,沐風嘟囔道。

“三四天?”店小二聞言一愣,驚訝道:“客官,你不知道自己多少天沒吃飯了嗎?已經整整十天了!”

“啥?十天?!”

聞言,沐風心中一驚,‘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匆忙吞下口中食物,道:“你確定是十天,而不是三四天?”

沐風感到一陣后怕,十天不吃不喝即便是苦海境的修士只怕也早已餓死了,更何況他還只是一個煉體境巔峰的修士,若是換做其他煉體境修士,早已變成了一具尸體。沐風不再耽擱,迅速離開客棧,直奔珍寶閣而去。

“但愿塵倒懸前輩還在珍寶閣!”

沐風一邊飛奔,心中一邊祈禱,他不想做一個失信之人。更何況,事關筑基丹,事關無修村那些孩子的生命,他不能不重視。

路邊擺放的水果攤位,蔬菜攤位不知被他撞翻了多少,過往行人也不知被他撞倒了多少個,他已經顧不上這么許多,只想知道塵倒懸是否還在珍寶閣。

當他匆忙趕到珍寶閣時,看到的卻是黑壓壓的人群,也聽到了周圍的議論聲。

原來,不知是誰走漏了消息,堵在珍寶閣門前的修士,都是慕名前來一睹‘三不煉’大師風采的人。

好不容易擠進人群,卻發現根本無法靠近珍寶閣的大門,齊刷刷的站著兩排人,阻擋閑雜人等靠近。這兩隊人馬銀盔銀甲,腰佩銀色戰刀,那僅露在外的一雙雙眸子警惕的掃視四周,給人一種強大的壓迫與冰冷。

“還好趕上了!”沐風喘息粗氣,心中自語,見到這種陣勢,沐風懸著的一顆心放到了肚子里。

“大師一路多保重!”

就在這時,塵倒懸被慕天誠一群人簇擁著,猶如眾星拱月般走出珍寶閣。

塵倒懸的出現,徹底點燃了四周修士的情緒,他們擁擠著,高喊著‘塵倒懸’的名字,一些人甚至想要沖破防線,想要近距離的接觸塵倒懸,都被銀甲護衛攔在了外面。

十五歲的沐風雖然個頭也有八尺,身材卻不算魁梧,甚至可以說是瘦弱,不大一會兒,就被人流擁擠到了角落里,他呼喊的聲音,也被鼎沸的人聲淹沒。

“不行,這樣下去只怕見不到塵倒懸?!?/p>

沐風眼珠轉動,思索著對策,塵倒懸對他來說,不僅事關筑基丹,更重要的是無修村那些無辜孩童的性命。只要能救下那些孩子,讓他付出什么樣的代價他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突然,肩膀一疼,身子一個趔趄,沐風收勢不住撞到了墻上。他抬頭一看,一個身材魁梧,身高近兩丈,像一截黑塔似的大漢向人群中擠去,很多人都被撞翻在地,頓時,那一片人群出現騷動。

“這氣味...”沐風目光微凝,剛才他被大漢撞了一下,身上還殘留著一絲氣味,那股氣味有些腥臭,似乎在哪里聞到過,他迅速回想,腦海中突然騰起一個念頭,妖獸。

經歷過被金冠銀環蛇追殺,又在萬妖林呆過幾天的沐風,對這妖族的氣味再熟悉不過。那個朝著人群中擁擠的大漢,很可能是妖怪。

沐風雖然不經常下山,但也清楚人族和妖族之間有過協議,不經過人族的同意,妖族不能隨意進入人類居住的城鎮,否則,就是在挑釁。

“正想著怎么引起塵倒懸的注意,沒想到你卻闖了進來,既然如此,那就用你做問路石吧?!?/p>

想到這里,沐風調動靈力,大吼一聲,‘妖怪來了!’

這一嗓子震的人雙耳嗡嗡直響,鼎沸的人群瞬間安靜了來,紛紛轉頭看向沐風手指的方向。果然如同沐風所料,正準備離去的塵倒懸等人也看向了這邊。

銀甲護衛反應的速度極快,迅速將大漢包圍了起來,身上靈氣翻滾,刀劍出鞘。

膀闊腰圓,一身腱子肉,形似半截黑塔的男子怒視沐風一眼,旋即抽出腰間佩刀,怒吼一聲看向銀甲護衛。

大漢力大無窮,那些看上去威風凜凜,氣勢如虹的銀甲護衛根本擋不住他手中的彎刀,不一會兒的功夫,十多名銀甲護衛全部重傷倒地。

大漢冷笑,臉上的血跡還未干,單手提刀向塵倒懸逼近,四周圍觀的修士‘轟’的一下,全部逃開,沒有一個人上去幫忙。

“死!”

突然,冷喝聲響起,緊接著沐風只看到一道白色的匹練閃過,那個身材猶如半截黑塔似的大漢還沒有靠近塵倒懸,連一聲慘叫都沒發出,眉心開裂,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砰’的一聲,大漢尸體倒地,濺起一團灰塵。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大漢的身體迅速發生了變化,一頭近三米高,獠牙外露的野豬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在野豬的尸體旁站在一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男子,他一身白衣,面若冠玉,眉宇間有著幾分桀驁,一頭黑發披散在肩膀上,站在那里給人一人種超然物外之感。

白衣青年淡淡的看了一眼死豬,一閃身,從眾人眼前消失不見。他從何而來,怎么消失的,沒有人能夠看清楚。

直到這時,眾人才反應過來,人群頓時一片嘈雜,他們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妖怪進入到城中。

“老夫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不知道什么時候,塵倒懸已來到沐風的身邊,他甚至都沒有一絲察覺,直到前者的聲音在他身邊響起。

“老先生勿怪,這幾天有事耽擱了?!?/p>

看到塵倒懸眼中的血絲,沐風心生愧疚,這幾天他一直沉浸在推演筑基丹,錯過了約定的時間。

自從和沐風有過約定,塵倒懸的一顆心從來都沒有安靜過,直到七天的時間過去,他的心也沉到了谷底。每天等,每天盼,卻遲遲不見沐風的蹤影。

四周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倍感詫異,不明白一個五階煉丹師,東岳麓有名的三不煉煉丹師,居然會對一個黃毛小子另眼相待。

看著和塵倒懸肩并肩走進珍寶閣的沐風,眾人紛紛猜測其他的身份。最為難受的,莫過去慕天誠。這些天他的日子更難過,沐風一直沒有出現,塵倒懸的脾氣也越來越大,他不知道自己被痛罵了多少次,甚至,連他執事的位置也因為一點小事差點被撤掉。

“他奶奶的,這小子到底是誰,我非要查出來不可?!笨粗屣L兩人消失的背影,慕天誠不滿的罵道。

安靜的小院中,只有沐風和塵倒懸兩人。

“怎么樣,那位前輩可同意和我見面了?”沐風剛坐下,塵倒懸就迫不及待的問道。那期待的眼神,讓沐風有些不舒服,他不忍心讓這位老人失望,可是,他身后根本沒有什么高人前輩。

看著那雙令人揪心的眼神,沐風不得不搖頭。

“哎,老夫早已料到有這樣的結果?!?/p>

一瞬間,塵倒懸像是蒼老了許多,眼中的神采也不復往日,臉上的皺紋也加深了許多,臉上擠出一絲苦笑,道:“小友信諾前來,也證明老夫并沒有看錯人,你也無需自責,這只能說老夫和那丹方無緣,怪不得你?!?/p>

他越是這樣說,沐風心里越是不安,他咬了咬牙,道:“老先生不必灰心,那位前輩雖然不愿和老先生見面,卻讓晚輩來了一樣東西,請老先生過目?!?/p>

說著,沐風從懷中取出早已準備好的丹方遞到塵倒懸的面前。

“這是那位前輩給我的書信?”看著沐風手中的宣紙,還有淡淡的墨香飄散在空氣中,塵倒懸的雙眼直放精光,聲音有些顫抖。

沐風點了點頭,道:“這是那位前輩讓我交給你的,至于是什么,晚輩不得而知。那位前輩說,待老先生看過后,自然就明白了?!?/p>

“好,好,好?!?/p>

塵倒懸此刻的心情無比激動,像一個三歲孩童得到了羨慕已久的玩具,雙手結果宣紙,顫抖著展開......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