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小說 >無定乾坤 > 第九章 魔煞嶺(一更)
第九章 魔煞嶺(一更)
作者:香煙的世界   |  字數:3612  |  更新時間:2020-01-10 15:10:47  |  分類:

仙俠小說

新春佳節,祝廣大書友新春愉快,合家歡樂。

怒喝聲炸響,震的人雙耳‘嗡嗡’直響,地上的積雪都被震飛了起來,刀刃上的赤色光芒瞬間暴漲了一尺。

眼看著,一場激戰就要爆發,村民們也遠遠的躲避開去。然而,出乎他們的預料,刀疤手中的刀根本沒有劈出,而是雷聲大雨點小。

大喝一聲之后,他非但沒有發出攻擊,反而猛的撥轉烈焰追風獸。

“嗷嗷…”

烈焰追風獸感受到刀疤的意圖,瞬間調轉身子,四蹄踏著烈焰,如一陣旋風般,向著來路狂奔而去。

“小子,你就等著被炫風谷追殺吧,哈哈……”

笑聲在山村上方回響,烈焰追風獸的速度太快了,眨眼間便到了山梁的拐角處,只剩下一道模糊的背影。刀疤相當自信,他胯下的坐騎,絕對讓那個少年在后面吃雪。

聽到‘炫風谷’三個字,村民們渾身一顫,雖久居山野之地,很少與外界接觸,可對這三個字非但不陌生,反而像一面被敲響的銅鑼,震的他們頭腦發暈。

年長的老者面帶愧色,懊悔和恐懼涌上心頭,嚇的一屁股跌坐在雪地上。要是早知道那群人是炫風谷的人,即便餓死,他也要把孝敬交上。

當他看向場中,想要勸說那位幫助他們的少年盡快離開,不要再插手此事,卻突然發現剛才的位置空空如也,只剩一片狼藉。

年長老者詫異,以詢問的目光看向其他村民,都搖頭表示不知。突然,半空中傳來一聲慘叫,緊接著,一個黑影重物重重的砸進了雪地中。

“你可知道我是誰?你若敢殺我,我家少主絕饒不了你!”

刀疤從積雪中掙扎著站起,以刀拄地,拖著一條腿,面帶驚恐的看著逼近的少年。他想不明白,眼前的少年是怎么做到突然出現在的面前。除非對方是仙橋境的強者,不然,很難追到烈焰追風獸。

剛才的一幕恍若做夢,以烈焰追風獸的速度,本以為可以逃走,可那個少年卻如鬼魅般出現殺出,不但一拳轟殺了烈焰追風獸,連他的一條腿也被震斷了。

沐風沒有說話,回應他的是一記響亮的耳光,牙齒蹦飛,鮮血飛濺,一張臉頓時腫脹成了豬頭。

捂著火辣辣劇痛難忍的臉,刀疤面帶驚恐的看著衣不蔽體的少年。那張小臉上分明還有一絲稚氣,可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所爆射出的寒光,令刀疤渾身一顫。他心中明白,如果自己再逞口舌,下場只怕是四人中最慘的一個了。

“道歉!”

刀疤先是一愣,旋即轉過身,沖著村民磕頭求饒,口中連呼‘大爺饒命’、‘小人有眼無珠’之類的話。

“恩人,我看這件事不如就這樣算了吧,畢竟,我們也沒受到什么傷害?!?/p>

年長老者壯著膽來到沐風面前替刀疤求情。人言:鬼老靈人老精。

這句話說的一點也沒錯,當聽到‘炫風谷’三個字的時候,年長老者已萌生后悔,也知道不該得罪了刀疤等人,更清楚得罪炫風谷的后果和下場。

如今,沐風殺了三名炫風谷的人,刀疤又被打的半殘,這件事若是被炫風谷知曉,怕是整個村里的人都會被連累到。

看到沐風的目光,年長老者心中一顫,連忙后退了幾步,弓著身子不敢和沐風的目光對視。

沐風自然知道村民們的擔憂,他既然敢為村民們出頭,自然要以絕后患。他點了點頭,看著年長老者,道:“老人家不必擔憂,這件事我會處理干凈,絕不會連累諸位?!?/p>

年長老者聞言,有些尷尬的訕笑,一時也不知該說什么。

沐風不再理會年長老者,走到刀疤面前,抬起腳,踹在了他的丹田上。

劇痛,瞬間涌遍全身,剎那間,村莊上空響起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廢掉刀疤的丹田,沐風轉過身,走過去把麻臉三人的尸體堆在一起,屈指彈出拳頭大的火球,將三人的尸體化成了灰燼。而那三匹無主的烈焰追風獸,卻被他趕進了茫茫的雪霧中,不多時,便消失了蹤跡。

寒風吹來,灰燼隨風飄散,地面上只留下燒灼過的痕跡,麻臉三人徹底從這個世間消失不見。

痛苦中的刀疤看到這一幕,嚇的一個激靈,眼白一翻,昏厥了過去。

“老人家,晚生向您借件御寒之物,不知可否?”

走到年長老者面前,沐風雙手抱拳,態度頗為有禮。他本意想從刀疤幾人身上弄件衣服,可搜了一遍,除了幾顆下品靈石,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

靈石,不僅是修士之間交易的通用貨幣,同時也是修煉的資源。里面所存儲的靈力,不需要經過功法的轉化,就能夠被修士直接吸收和使用。

根據靈石中所含靈力的純度,劃分為極品靈石、上品靈石、中品靈石、下品靈石四個等級;從上至下,靈石所含靈氣的純度也會逐級遞減;其價值也是如此。

比如:一塊中品靈石可以兌換一百塊下品靈石,一百塊中品靈石未必能兌換一塊上品靈石。不僅因為上品所蘊含的靈氣純度極高,也是因為數量極其稀少的緣故。

“恩人的身材和身高與我家相公相差不多,奴家家中尚有一套干凈的衣物,恩人若是不嫌棄,奴家這就為恩人取來!”那名被麻臉調戲的中年女子從人群中走出,放下女孩,道了個萬福。

小女孩年齡不大,只有三四歲,扎著一個沖天辮,怯生生的抓著母親的衣角,偷偷的探出小奶袋,烏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看著沐風。

“有勞!”沐風抱拳,沖著小女孩微微一笑。

不多時,中年婦人取來一套粗布衣衫交到沐風手中,后者道了個謝,抓住昏厥過去的刀疤,一縱身,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

一處避風的巖石后面,換上一身干凈的粗布衣衫,沐風把刀疤弄醒。

“說,這里是什么地方,距離無畏宗還有多遠,如此惡劣天氣,為何還要出來做打家劫舍的勾當?”

被弄醒的刀疤看到沐風,嚇的臉色更加蒼白,比地上的雪還要白上三分,顧不的身上的疼痛,一個勁的告饒。直到他聽到沐風的問話,這才停止哀求。

到了這個時候,為了活命,刀疤將他知道的都告知了沐風。

原來這一伙人是陪著炫風谷的少主來到魔煞嶺狩獵,順道收取這一年村民們對他們的孝敬,免的日后再來,平添些麻煩。不想,卻碰到了沐風。

“不敢欺瞞前輩,小人雖然是炫風谷的弟子,卻從來沒有離開過這方圓百里。所以,前輩所說的無畏宗,小人實在是沒聽說過?!?/p>

話到此處,語氣一頓,眼珠轉動,接著道:“小人雖然不知道無畏宗在何處,我家少主常跟家主出外歷練,想必一定知曉。而今,我家少主正在魔煞嶺的冰風谷,小人愿做領路人,帶前輩去見我家少主,前輩覺的怎么樣?”

沐風點了點頭,平靜的說道:“也好!”

刀疤喜上眉梢,暗自興奮,心中咒罵道:“他娘的,你居然敢廢老子的丹田,見到少主,定讓你死無全尸!”

丹田被廢,刀疤走路都比平時吃力,更何況是過膝的積雪,不多時,他就累的氣喘吁吁,頭頂直冒白煙。更為難忍的是丹田的劇痛,讓他幾次都差點昏厥過去。不過,為了報仇,為了親眼看到少主手刃仇人,刀疤硬生生的堅持了下來。

“到了,拐過那個拐角就到了!”

刀疤扶著山壁,胸膛劇烈的起伏著,嗓子干燥的冒白煙,眼中卻有著難以遏制的興奮。他似乎已經看見沐風被他家少主打殘,跪倒在他的腳下不停的求饒。

即便刀疤不說,沐風也從靈識中看到了山谷的入口,他走到刀疤的身邊,拍著后者的肩膀,輕聲道:“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不…”

眼中的興奮還沒來得及消失,口中的話還沒有說完,刀疤張口噴出一道血箭,眼珠凸出,手指著沐風,撲倒在了積雪中。

刀疤的一舉一動,心中的盤算,沐風心中一清二楚。為了弄清楚身在何地,為了能夠盡快回到無畏宗打探師尊和三位師兄的下落,沐風才暫時留了刀疤一命。

如果刀疤不心存惡念,沐風還準備放他一條生路,而事實上,刀疤是要把他引入絕地。因為,在他那強大靈識的探測下,冰風谷中不僅有一個少年,還有一位中年男子,那氣息,讓他心驚,令他不敢過久的窺探。是以,在確定了冰風谷的位置后,沐風便不著痕跡的將一道暗勁打進了刀疤的體內,震斷了他的心脈。

沐風將氣息收斂到極致,不讓一絲外泄,悄悄的逼近了冰風谷,藏身在一塊巨石后面,向谷內窺探。他不敢動用靈識,擔心會驚動那名氣息強大的中年男子。

山谷中積雪飄飛,地面上的積雪比山谷外面的還要深,還要厚。寒風吹皺一層層雪紋,向著四周涌動。

山谷的中央有一個直徑約莫一丈的水池,池中鋪滿了冰晶似的荷葉,一朵水晶般的荷花在寒風中飄擺,那花瓣在風中慢慢綻放著,釋放著一縷縷淡淡的清香。

一中年男子和一名少年站在水池的兩側,相距不過一丈。

少年一身青衣打扮,面若冠玉,身材稍顯瘦弱,看上去和沐風年紀相仿,只有十五六歲的模樣,只是他的臉色稍顯蒼白,看上去有些病態。而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卻精光湛湛,隱隱間透著幾分兇狠與陰冷。

中年男子身穿一身黑衫,一頭黑發隨意披散在肩膀上,有著幾分灑脫和不羈。

兩人的長相有著幾分相似,尤其是那雙眸子,平靜中帶著幾分兇狠與陰冷。

“莫非這就是冰晶雪蓮?”

看著水池中那株即將盛開的蓮花,沐風心中自語,心頭竊喜,呼吸也在不覺間變的粗重了些許。

“什么人?”

看似風輕云淡,注意力一直都在那株蓮花上的中年男子,‘嗖’的一聲,凌空飛起,直撲沐風藏身的之處,人在半空,五指已經張開,朝著巖石后面抓去……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