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誰家子弟
作者:依祎   |  字數:2330  |  更新時間:2018-01-29 20:49:03  |  分類:

青春小說

誰家子弟誰家院,無計悔多情?;[龍吟,換巢鶯鳳,劍氣碧煙橫?!鹩?/p>

很多時候,人,尤其是女人,是有很強的預知感應能力的。

有人把這種預知感應能力叫做第六感。

晨昱不得不佩服李一諾的這種感覺。

李一諾提前就說她軍訓受不了。大家都以為她是裝的,事實上,她那個時候的確真是裝的。但,至少她是很有遠見和預見力的,因為——她是她們系新生軍訓中第二個暈倒的!

那是軍訓的第一天,英語系的新生都在一起訓練,但是以每個班為單位自己訓練。教官在說了注意事項后,就讓新生們站軍姿。

年輕的教官十分敬業,給大家拆分了具體的步驟。最先,是立正的姿勢,昂首挺胸直腰收腹,這個還好,差不多每個人都能做的勉強過關。但接下來的正步就有些難了。尤其是要求以正步的分解姿勢保持五分鐘,系里一位瘦瘦的女生光榮地、一聲不響地暈倒在地。馬上就有她身邊的好友扶她去醫務室了。

晨昱想到白惜墨童鞋在信中說道幸好她沒在他們學校軍訓,否則她肯定是第一個暈倒的。不禁甚是得意自豪——已經暈了一個啦!卻并不是她。

晨昱覺得可以跟白同學寫信嘚瑟一下了。她環顧了一下自己班的二十幾名女童鞋,頓時生出問班里誰是英雄?舍我其誰的豪情。

當她目光掃到隊伍倒數第二的李一諾,不禁停住了目光,探究起來。

只見李一諾眼光直直地看著被兩個朋友架起來的暈倒的女生,遲遲舍不得移開眼神。等等,我貌似從她眼光中看到了……羨慕……

沒錯!是羨慕!

呃……好吧,晨昱捫心自問,自己也承認對于不用軍訓的人,也是羨慕的。只不過她羨慕的卻不是暈倒在地的那位弱不禁風的貨,而是在旁邊攙扶的同學——自己既不用受罪,而且同樣光明正大地逃開了軍訓……

中途休息的時候,她李一諾也不顧操場的臟亂,也顧不上她所謂的“潔癖”,一屁股栽倒草地上,一邊擦汗,一邊大口喘氣。

晨昱看看房素梅沒什么大礙,就轉頭走到李一諾身邊,遞給她一瓶礦泉水,她看也不看,擰開便喝。

“謝啦!晨昱,我求你個事。如果我也暈倒了,你一定要扶我去醫院。我才不要去醫務室,我不相信他們?!?/p>

晨昱也坐在草地上,喝了口水,點頭道:“恩。放心好了。我一定搶著攙扶你!前提是——只要我能搶得過那些男生?!?/p>

晨昱本是一句玩笑話,沒想到李一諾卻突然喝嗆了,咳嗽了起來:“男生?絕對不行!我才不要他們扶我,他們都臟死了?!?/p>

晨昱嗯了一聲,隨口說:“沒想到你還有賈寶玉的覺悟。不對!你這么想,不會真的是拉拉吧?”一邊說,一邊挪動了一下位置,離她遠一些,一邊用防備的小眼神盯著她,堅定不移地說:“我告訴你哈,你要是拉拉也沒有關系,只要……你別找上我,本姑娘的取向可是很正常是……只喜歡帥哥哦……”

李一諾杏眼圓睜,冷哼一聲,也顧不得軍訓的勞累,一掌推晨昱肩上,力道居然還不小,晨昱手里的礦泉水差點澆了地上的略微發黃的草。

“你才拉拉呢!你還百合呢!我是說咱們班咱們系咱們學校的男生都臟臟的。并沒有說全部!你可別以偏概全,一棍子打死哦?!?/p>

晨昱從善如流,忙點點頭,鼓勵她說下去:“比如呢?”

李一諾卻不上當:“比如我爸……”隨后,猶豫了一下:“他也不干凈。臟臟的?!?/p>

晨昱看涉及到長輩,不敢開玩笑,隨便說了幾句,又開始訓練了。

軍訓的頭一天,她們個個累的像條死狗,但好在混過去了。只是第二天早上起來,渾身上下像要散架似得,沒有一處不酸疼的,那趕腳,怎一個“酸爽”了的?!

第二天練習正步,最先還是拆分步伐姿勢,在這個環節,李一諾同學光榮地倒下了。

晨昱和房素梅使了個眼色,飛快地搶過去,推開圍繞在她身邊,蒼蠅一樣的男童鞋們,飛快地攙扶她去醫務室。

她們剛到醫務室,輔導員、系主任呢、還有負責教學的主管副校長居然也大駕光臨啦,晨昱和房素梅嚇了一跳,連忙站起來,給老師和學校領導讓座。

顯然校醫務室的醫生也沒想到暈倒一個學生居然還驚動了校領導,也慌了起來,對李一諾童鞋更加用心,測了半天,只是個低血壓低血糖。

趕緊給打上了吊瓶,輸上葡萄糖,先不說醫務室的醫生如何忙碌,卻說,S大副校長,趕緊拿出手機,趕忙跑到室外走廊去打電話,居然還面帶微笑?。?!

你的學生暈倒了?。?!你居然還面帶微笑?。?!

事出反常必有妖異。

反正女王殿下也沒啥大問題,晨昱倒也不擔心。好奇心的驅使下晨昱躡手躡腳地趕了出去,想聽聽向來很嚴肅的校長笑的這般“蕩漾”究竟是在跟誰打電話,在說些什么。

沒想到副校長反偵察意識很強,聲音很小,晨昱做賊心虛也不敢靠得太近,聽不太清楚,遠遠地看著校長眉開眼笑,對著電話點頭哈腰,好奇寶寶晨昱不禁更加狐疑。

校長打電話一臉諂媚的奴才相!他這是在討好誰呢?會不會跟李一諾有關系呢?難不成李一諾真是個公主不成?晨昱遠遠地觀察著校長,頭腦飛快地推理著。

不一會,女王殿下蘇醒了。杏眼星眸掃了一眼我們,又看了看所處的環境,皺眉道:“我怎么啦?這是……醫院?”

晨昱瞥了一眼徐主任和她們輔導員,眼珠轉動,帶著試探的性質,搶著大聲回答道:“諾諾呀!你終于未卜先知、夢想成真,你——暈倒了!至少今天不用軍訓啦!”

李一諾還沒有說話,她們系主任姓徐,一個五十歲上下的蠻有氣質的中年教授,中等身材,雙目炯炯有神,如果非要說他身上最有特點之處,大概要數他的發型了吧。

因為徐主任平日太過嚴厲,不太討學生們的喜歡。我們系調皮的男生管他叫:“農村保衛城市”簡稱“作戰方針”。

當然,晨昱是不會這么叫的,即便是系主任有些謝頂,可他也是值得我們尊敬的教授呀,怎么可以亂叫外號呢?!

做學生,呃,不能太調皮了!

閑話說多啦,言歸正傳,只見“作戰方針”,哦,不,系主任徐教授見李一諾同學蘇醒,很是喜悅,緩步走到病床前,目光溫暖,聲音溫柔地說:“一諾呀!好些了嗎?這位同學的意思是你不愿意參加軍訓呀?早說呀!不想參加那就不用參加啦。身體要緊呀!”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