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女同車
作者:依祎   |  字數:2600  |  更新時間:2018-01-12 18:54:54  |  分類:

青春小說

有女同車,顏如舜英。將翱將翔,佩玉將將?!对娊洝?/p>

據調查顯示,小學的兒童最期盼的不是玩具好吃的,而是放學和放假。對晨昱來說也是如此,盡管她不是小學兒童,而是高中少女。傍晚的放學鈴聲勝于世間最美妙的音樂,她每次都在心里哼唱:有女同車,顏如舜英。將翱將翔,佩玉將將。

最煩的是冬天,父母也是好心怕她騎自行車冷,便開車來接,起初晨昱也會叫上白惜墨一起走,都被對方冷冷拒絕。再后來,逐漸進化聰明的晨昱便以需要鍛煉,不甘愿做溫室的花草為理由,繼續頂著嚴冬刺骨的寒風,和惜墨童鞋一起騎著自行車。奇怪的是,好像跟白童鞋一起走,冬天也沒有那么冷了。

高二很快過去,唯一值得說明一下的是,柳璇在晨昱和白童鞋的鼓勵下,報名參加了學校運動會,報了兩千米長跑和跳遠,居然成績還不錯,拿了二等獎。晨昱真心為她高興。而她逐漸也變得開朗起來。

有次中午吃飯,晨昱和柳璇手挽手去食堂吃飯,聽到附近的女孩子一陣騷動,貌似是說有帥哥轉學來到我們學校,正在引起圍觀。

柳璇看著不遠處亂成一團,問道:“晨晨,他們說有什么新來的帥哥?還說是我們學校的校草,要不要去看看?”

晨昱一邊慢慢咀嚼著剛放進嘴里的紅燒肉,一邊搖頭:“親,知道啥叫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么?”

柳璇不解,納悶道:“不知道,不過,這和去圍觀帥哥有關系么?”

晨昱鄙夷地瞥了她一眼,嘆道:“讓你多讀點書吧,還不聽話。這句話的意思:經歷過無比深廣的滄海的人,別處的水再難以吸引他;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別處的云都黯然失色?!?/p>

看柳璇滿臉不解,晨昱往嘴里夾了一塊西藍花,慢條斯理地解釋:“你看,有我們惜墨童鞋放在哪,就像滄海之水、巫山之云,本宮還有什么心思看什么新來的勞什子帥哥呢。古代有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今有晨昱觀惜墨而藐眾帥哥。哈哈哈哈……”

柳璇愣了一下:“晨晨,你是不是喜歡惜墨?”

晨昱毫不掩飾:“沒錯,我不喜歡多話的人,就喜歡惜墨如金?!?/p>

柳璇嘆道:“你們倆挺般配的呢。我瞧著他對你挺好的,你們經常一塊走。上次你去旅游請假兩天,他還向我問起你了呢?!?/p>

晨昱不以為然,有些酸酸地說:“要說他對誰最好,自然是你呀。幫你打水,打飯,幫你補習作業……對了,璇璇,咱們班好多女孩子都喜歡他,你呢?你也喜歡他,對不對?”

柳璇忙打斷晨昱的話,將食指放到唇邊噓了一聲,向四周看看,那表情像特務接頭,又像是小偷密謀。

“小點聲,讓別人聽到多不好意思?!?/p>

晨昱打趣她:“璇璇,你臉紅了。也就是說你也……”

這丫頭居然敢用包子堵她的嘴!晨昱像是發現了什么,笑容愈發放肆而不懷好意。

“沒有的事。我就是很感激他……我知道他對我是同情,而我……我對他是感激?!?/p>

看到柳璇面紅耳赤,晨昱也不再打趣,正色道:“只要你不喜歡他就好,至于別的女孩子嘛?敢跟本宮搶帥哥?本宮遇鬼殺鬼遇神殺神,狠狠滅了她們?!?/p>

柳璇不語,兩人專心吃飯。

高三,課程緊張壓抑,同學們一個個頭懸梁錐刺股,恨不得變成機器人。晨昱依舊吊兒郎當,我行我素。

她與白惜墨的交集僅限于放學一起走,而且,還不是每天。

有次中午下課,晨昱和柳璇要去打飯,剛要出教室門,那位白帥哥兒卻追上她,脫下方格的長袖襯衫遞給他,晨昱不解卻依舊感謝:“謝謝,今天氣溫30度,我不冷?!?/p>

冰山男神把襯衣往她手里一塞,默了一默,面露尷尬:“拿著吧,可以當裙子圍起來?!?/p>

晨大小姐自詡聰明絕頂,此刻卻丈二和尚不解地問:“裙子?圍起來?什么意思?”

他沒有說話,表情古怪,似笑非笑,拎起飯盆大步流星打飯去了。

晨昱不解,柳璇更不明白。等到吃完飯,上廁所,看到淺藍色 LEVI’S薄牛仔上一片血跡,不由得垂頭喪氣,羞愧萬分。

丟死人了!

沒臉活著了!

原來他說把襯衣當裙子圍上是指……沒臉見人了……地縫在哪?

磨嘰了半天終于等到前桌秦麗卉的女生上廁所,于是拜托人家為她借一片姨媽巾,并從自己課桌兜里,把方格襯衣幫她拿過來,折騰了好大一會兒,這才將襯衣袖子當腰帶系在腰里,磨磨蹭蹭來到教室。

碰觸到某人的似笑非笑的眼神,晨昱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哪怕下面是地獄也行。

秦麗卉小聲地問:“你身上貌似是白惜墨的衣服呀,他向來不是白襯衣就是方格的,卻總能穿出飄逸如仙的優雅。怎么到你身上當起裙子來,完全變味了?倒有幾分……幾分保姆老媽子的感覺?!?/p>

晨昱瞪眼道:“你也忒沒有眼光啦。神馬眼神?你在仔細瞧瞧,穿在我身上是不是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翟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

秦麗卉笑道:“得了吧,你就不要在這里侮辱洛神仙子了,小心她夜里來找你算賬?!?/p>

晨昱冷哼一聲,表示不屑。

秦麗卉道:“剛才幫你拿衣服沒有回過神來,惜墨童鞋的衣服怎么在你書桌里?快說,你們倆之間……”

晨昱老臉微燙,卻得意非凡,扭著頭滿臉陶醉:‘我頭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誰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秘密,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

一旁的同桌柳璇默不作聲,開心的晨昱卻沒有發現。

一下午心神不寧,總覺得系在腰里的衣袖像胳膊一樣緊緊箍在纖腰上,就像冰山男神抱著自己一樣,不由得一會兒臉紅,一會兒心跳??傊痪湓?,丟人至極,花癡至極。

挨到放學,晨昱想打車走,白童鞋在后面跟著,可能是見她不去車棚反倒直接往校門口方向走,便小跑幾步跟上叫她:“喂,你不去車棚騎車,這是去哪兒?”

晨昱一愣,臉紅了:“我……我不舒服……想打車……”

白惜墨點頭表示理解:“鑰匙給我,你在這里等著?!苯舆^鑰匙,便往車棚跑去。

晨昱愣在當地,想起剛才隨口而出的“不舒服”,沖自己腦袋拍了兩下:“晨昱,你還可以再丟人點么?腦袋養了金魚還是鱷魚?怎么可以那么說?你不是一向自詡聰明的么?怎么見他就犯傻呢?”

隨后想到,這句話雖然是腦袋想的,卻是由嘴巴里說出來的,于是有補給了嘴巴兩下:“讓你沒有把門的?胡說八道,丟人現眼?!碑斎凰绿?,落手輕輕的。

“你在干什么?上車!”

晨昱低著頭,慢騰騰地挪到后座上,白惜墨服務態度還不錯,等晨昱坐穩了,這才出發,一路上誰也沒有說話。

到了半路,晨昱突然發現他騎過了那個骯臟混亂的小市場,一下子從車上跳下來。

“你騎過了。你已經到家啦?!?/p>

他回過頭,笑道:“正要問你,你家在哪兒呢?我送你回家?”

My God!一笑傾城,沐星浴月、如玉浴風、融化冬雪……

這些詞都為為了白惜墨的笑容而出現的吧!不行不行,本宮的小心臟有點不聽使喚了……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