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小說 >魔仙傳 > 第017章 殺!
第017章 殺!
作者:龍飛   |  字數:3492  |  更新時間:2017-06-13 14:20:56  |  分類:

仙俠小說

此時,蘇寒被幽藍的玄陰寒氣凍結在玄冰中,黃玉葫蘆在上方起伏,隨時都會鎮壓下來,將他吸入其中煉化。

輝月山眾人,面露陰笑,團團圍住凍結蘇寒的玄冰,這幾個人都在蘇寒手中吃過大虧。

“哥哥!以水火仙葫煉化他!”韓鵬大聲叫嚷。

“韓師兄?!饼R廣略有憂慮,小聲道:“若真把這小狗弄死了,朱雀老道恐怕不會善罷甘休的啊?!?/p>

“怕什么!”韓鵬頗有不滿的瞪了齊廣一眼:“煉化這小狗,連渣都不剩,朱雀老道無憑無據,想不罷休又能如何?”

韓莫目光中,充斥著極度的憤恨,他雖然并未表態,但心里已經打定主意,今日一定要置蘇寒于死地。朱雀老道只有蘇寒這一個真傳弟子,若蘇寒無緣無故的“失蹤”,那么失去了傳承者的朱雀老道,絕然坐不穩主峰首座的位置。其余六脈爭雄,輝月山實力最強,炎陽山以及星神古鐘,唾手可得。

“煉化他!”韓莫惡狠狠吐出三個字。

“快!煉化這小狗!”韓鵬滿臉都是手刃仇人的酣暢。

幾個輝月山弟子,一向都以韓莫為首,他一發話,眾人都狠下心,其中一人掌控黃玉葫蘆,要將凍結蘇寒的一大塊玄冰收入其中。

蘇寒雖然身軀凍結,但六識還在,輝月山眾人的對話,清清楚楚傳到他耳中。

“這群王八蛋,根本饒不得!”

此時,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嚴峻時刻,蘇寒竭盡全力,要打破桎梏。否則,被黃玉葫蘆鎮壓,只有死路一條。

他臂間的一道紫光,瞬間脹大無數倍,連幾乎凝固的血液,都化為一團紫氣,蓬勃的戰力在奔涌,如同大江泛濫。

灼熱的紫氣流經血液臟腑,徹骨的玄陰氣似乎都減弱了許多,神藏陣法開始復蘇,緩緩轉動,加持肉身。

與此同時,紫氣彌漫,讓蘇寒戰力頓時飆升到了極點,尤其是在生死關頭,更加激發了他的潛力。

“給我破!”

蘇寒雙臂振動,神力在暴漲,大塊玄冰破裂,他一沖而出,眼神似乎都被玄陰氣凍住了,盡是無邊無際的冷意。

他心念電轉,一伸手,將身旁的韓鵬攝拿,另只手化成鐵拳,帶動一蓬紫氣,嘭的將一名輝月山弟子直接砸成了肉泥。

“你好大的膽子!無緣無故,敢擊殺我們輝月山弟子!”韓莫大驚失色,蘇寒在生死時刻所彰顯出的戰力,讓他一陣惡寒,不由自主倒退幾步。

“今天,你們都要死!”蘇寒身軀一振,體內的紫光如一輪大日:“殺!”

“快……快停手……”齊廣頓時慌了,驚恐無比,連話都說不利索:“星神道……有教規……你濫殺同脈,是要挑起七脈爭斗嗎?”

“你也配談教規!”蘇寒身形飛轉,紫氣鐵拳無可阻擋,一拳轟擊過來,齊廣連哼都未哼一聲,被打成了血霧。

“快!以仙葫鎮壓他!”韓莫大吼,平日里的鎮定冷傲已經蕩然無存。

但蘇寒早有算計,他將韓鵬攝拿在手,令輝月山諸人投鼠忌器。

嘭!

蘇寒狂怒之下,出手就是必殺,這些人預謀伏擊煉化他,根本沒有再和解的余地,唯有一一擊殺,才能永除后患!

蘇寒并不嗜殺,但那種濫好人,他做不來!

他的身影在閃動,六七個輝月山弟子,都是神池境修士,蘇寒有紫光加持,把十龍境的韓莫都打的骨碎筋折,更何況是他們,只幾個呼吸間,就有三人被蘇寒一拳一拳打爆,血肉碎塊漫天橫飛,腥風一片。

“你!你殺了輝月山的人,你也逃不過!”

“是嗎?”蘇寒在飛閃,擊殺眾人:“我將你們全部擊殺,尸體深埋,鐵燕道人無憑無據,能奈我何?”

“你不顧同門道義……”

“對畜牲,沒有道義可講,跟我的拳頭說吧!”

“哥哥!哥哥!救我!救我!”

韓鵬被蘇寒攝拿,無法脫身,看到三個同門都被打成了肉泥,頓時肝膽俱裂,大聲求救。但此時,包括韓莫在內,已經無法阻擋蘇寒狂暴的戰力。

韓莫很清楚,現在如果再顧忌韓鵬的性命,那剩余幾人,瞬息間就要被蘇寒全部擊殺。

“你出手擊殺我們輝月山弟子,是要挑起星神道七脈內斗嗎!”韓莫大喝。

蘇寒以紫氣鐵拳回答韓莫,剛猛無鑄的拳頭,將空氣打出一個一個漩渦,一名輝月山弟子,全身上下都被鐵拳神力籠罩,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嘭!

隨著第四名輝月山弟子被蘇寒一拳打爆,所有人幾乎都要崩潰了,此時,面前這個被星神道七脈弟子輕蔑藐視了幾年的廢料,竟然化身一尊殺神,殺人如殺雞狗。

“鎮壓他!鎮壓他!”韓莫最后一絲鎮定也失去了,他失聲狂吼,已經顧不得被蘇寒攝拿在手的韓鵬。

“那韓鵬師兄……”

“不動手,大家都要死!廢物!動手!”

“哥哥!不要!不要!”

韓鵬平日里依仗韓莫,儼然就是輝月山年輕弟子中的二號人物,常年積威之下,輝月山年輕弟子在他面前都戰戰兢兢。而韓莫舍棄韓鵬性命,要將他和蘇寒一體鎮壓,讓僅存的幾個輝月山弟子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但他們心里也很清楚,不舍棄韓鵬,蘇寒就要將剩余的人全部擊殺。

眾人的遲疑,只是一瞬間,但蘇寒更快,他有萬斤神力,一手攝拿韓鵬,輕若無物,身形轉動,如光似影,鐵拳充斥死亡的氣息。

蘇寒一拳轟擊過來,那名手握黃玉葫蘆的輝月山弟子,頓時被紫氣包裹,鐵拳與葫蘆相撞,如同金鐵交鳴,黃玉葫蘆嗡嗡作響,從這人手中脫手飛出。

“??!”

幾名輝月山弟子面無人色,他們今天伏擊蘇寒,依仗的就是這只葫蘆,若憑實力搏斗,誰都不是蘇寒對手。

“有話好說!有話好說……”這名弟子被蘇寒逼近,臉都綠了,連連后退。

噗……

蘇寒鐵拳如神錘,蘊含的力量不知道有多少,幾乎化作了道器,將這輝月山弟子死死壓制。

“這是誤會……誤會……”這名弟子從蘇寒拳頭中感覺到了壓迫的他骨頭都要碎裂的威壓,根本沒有對抗的資本,他拼命解釋:“一切都是誤會……”

“很好?!碧K寒一拳砸下,這名弟子被蓬勃狂暴的紫氣鐵拳轟擊,如遭雷噬,尚未被陣法加持的頭顱,幾乎都崩裂了,五神藏上凝練的陣法螢火一般的潰散,骨頭被震碎了數塊,眼見是不能活了。

“對不住,出手重了,這是個誤會?!碧K寒手臂一甩,一串血珠碎玉般飛出,他猛一轉身,瞄準了下一名弟子。

韓莫再也忍耐不住了,身軀升騰,朝遠處的輝月山方向拼命飛去,面對殺神一般的蘇寒,什么十龍境,什么肉身大成,都是浮云一般,不堪一擊。

“韓師兄……”

剩余兩名輝月山弟子,發了瘋一般的要尾隨韓莫逃遁,蘇寒眼睛已經殺紅了,他大步而來,腳步震動了山谷,左手發力,被攝拿的韓鵬嘭的爆開。

“饒了我們吧!這都是韓師兄指使,我們不敢不聽啊……”

兩個輝月山弟子連逃遁的勇氣都沒有了,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鼻涕眼淚順流而下,哭的淚人兒一般。

“不要裝可憐!”蘇寒渾身浴血,他被凍結在玄冰中時,看的非常清楚,這兩名輝月山弟子當時笑的很是陰險。

“真的!岳師兄,我們說的都是實話,都是實話??!”一名子弟連連求饒道:“我們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也是知道的,我們雖然修為低微,卻也是耗費了無數的時間精力心血啊,饒過我們吧,饒過我們吧……”

山谷一片腥風,到處都是殘肢碎肉,望著眼前兩個鼻涕一把淚一把的輝月山弟子,蘇寒心中,泛起了一絲憐憫。

但這絲憐憫,很快就消散無形,蘇寒萬分清楚,若對方的實力勝過自己,就算自己哭出花來,也難逃一死。

“駝叔說過,對敵人憐憫,就是對自己殘忍!不該殺的人,不能殺,該殺的人,不能饒!”

蘇寒雙拳齊出,嘭嘭兩聲,兩個輝月山的弟子,渾身上下的骨頭被打斷無數,五神藏凝練的陣法,全部潰散逼出了體外,消失于空氣中,鮮血如同瀑布一般噴了出來。

“死不死,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蘇寒縱身躍起,依靠身上的飛羽衣,急速追趕遠遁的韓莫,這是元兇,不能放過。

“噗……”一名輝月山弟子噴出最后一口鮮血,面無人色,眼神中閃爍著怨恨惡毒的寒光:“蘇寒!我與你不死不休!”

“他殺了我們……我們這么多人,就算朱雀老道庇護,師尊也……也絕不會放過他!”

急速飛行于半空中,蘇寒的暴怒也逐漸平息了一些,他意識到,這次,自己闖下了大禍。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身上背了六七條輝月山的人命,以鐵燕道人那種胸襟和行事作風,肯定要借題發揮,大做文章。

而朱雀老道的性格,又處處以大局為重,忍讓寬容,若事情真的捅了出去,恐怕連他,也會鐵面無私,公事公辦。

想到這里,蘇寒心里,猛然萌生出一絲寒意,他誰都不怕,就怕朱雀老道。

“師傅若要罰我面壁十年,甚或要我一命賠一命,我該如何?難道真的引頸就戮?但我絕不能忤逆師傅?!?/p>

說蘇寒不怕,那是假的,但他心念幾次轉動,心也就橫下來了。

“事已至此,沒有任何挽回的余地!即便師傅要罰我,甚或誅我,我也要死的其所!韓莫乃是元兇,今日,我必殺他!”

此時,韓莫已經飛的不見影子了,他是十龍境修士,御空飛行乃是自身的神通,不是蘇寒身上那件飛羽衣可以比擬的。蘇寒的身形也在半空中放慢,他在緊張的思索,要如何擊殺韓莫。

“我的時間不多了,韓莫只要逃回輝月山,一定會稟明鐵燕道人,等他到炎陽山興師問罪,我就沒有任何機會,必須在此之前,擊殺韓莫!”

蘇寒籌劃的很有道理,但真正做起來,千難萬難,鐵燕道人為一脈座首,想在他面前擊殺韓莫,幾乎沒有任何可能。

就在蘇寒緊張的思索對策的時候,從極遠處的高空,急速出現了幾十條人影。

這些人影為首的,赫然就是朱雀老道與輝月山鐵燕道人。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