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小說 >魔仙傳 > 第011章 論道(一)
第011章 論道(一)
作者:龍飛   |  字數:4453  |  更新時間:2017-06-13 14:20:56  |  分類:

仙俠小說

隨著鐵燕道人一聲高喝,熙熙攘攘的七脈弟子,頓時安靜下來,偌大的炎陽頂峰,鴉雀無聲,只有陣陣山風拂動。

鐺……

峰頂上方,有古鐘鐘聲傳出,悠揚的鐘聲響徹四方,余音不絕,萬里長天流云漂浮,似乎也隨著這陣鐘聲起伏不定。

在場的七脈弟子,均為年輕一輩,都沒有經歷過星神道百年一次的盛會,鐵燕道人威嚴掃視一圈,朗聲將論道中的種種規矩對下首弟子們講述一遍。

最后,鐵燕道人又開口道:“七脈中選定的會武弟子,都到會武臺前來?!?/p>

按照星神道以往的陳規,每次論道,七脈各要選定三名出眾的年輕弟子參與。鐵燕道人話音一落,下首的弟子中,立即呼啦啦站起十幾人,大步來到會武臺前。

“朱雀師兄?!辫F燕道人回首道:“炎陽峰好像只有兩個弟子,不知道這次?”

星神道雖然分裂沒落,但六脈門下少說也各有幾十上百弟子,唯獨朱雀老道的炎陽山,只有蘇寒和方紫瑤兩個弟子,就算兩人一起上陣,都湊不夠名額。更何況方紫瑤平時只做些漿漿洗洗的雜活,修為比蘇寒都不如。

“罷了?!敝烊咐系罃[擺手道:“老道的兩個弟子,資質均都不佳,此次論道,就不加參與了?!?/p>

“師兄過謙了?!辫F燕道人一笑,道:“朱雀師兄百年前就是我們星神群山少年俊杰中的翹楚,修為眼光均都勝人一籌,擇選的弟子一定是不會錯的。咱們七脈論道,一來是決定炎陽主峰歸屬,二來,則是年輕弟子們交流切磋的一個大好機會,不能錯過啊?!?/p>

言畢,鐵燕道人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輕抿一口,目光中卻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

朱雀老道心性平和,又極為淡泊,對炎陽主峰以及星神古鐘的歸屬,其實并不在意。他知道蘇寒修為不高,又和輝月山一些弟子結仇,所以不想讓自己心愛的小徒弟在論道上受到意外的創傷。

在他看來,炎陽主峰易主,已經是不可逆轉的定局,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放棄的好。

此言一出,其余幾脈的座首都相互交換一下眼色,此時,他們也都知道,朱雀老道是真真正正要把炎陽山和星神古鐘拱手讓出去了。

“朱雀師兄,玉不琢不成器,咱們星神道這些年輕弟子,擔負重任,多加磨礪,是件好事,蘇寒師侄平時在炎陽山也沒有什么交流切磋的對象,這是個大好的機會啊?!辫F燕道人輕聲勸道。

按道理來說,炎陽山不參與論道,無形中是給其余六脈減少了競爭的壓力,但鐵燕道人卻連聲相勸,其用意無非就是立威。

整個星神道的年輕弟子中,輝月山的韓莫是唯一一個步入十龍境的,若無意外,必然會在此次論道中奪魁,而后由輝月一脈入主炎陽峰。

炎陽雖然為七脈之首,但星神道分裂了幾百年,各脈之間早已經沒有從屬關系,輝月山不僅要在此次論道上奪魁,且要借此立威,將炎陽一脈狠狠踩在腳下。

修士之間,鮮少有人會講究什么以德服人,實力決定一切,正所謂勝者王侯敗者寇。

而且,蘇寒先后兩次出其不意的痛打輝月山弟子,讓鐵燕道人心里很是不爽,雖然礙于面子,并未親自出頭,但此次論道,無疑是替輝月山找回臉面的大好機會。

“媽的!輝月山從上到下,都不是什么好鳥!”駝叔在臺下小聲說道:“小壞,別理他!”

蘇寒心里又是憤怒,又是愧疚,鐵燕道人話里的意思,他自然聽的出來,但在會武臺前洋洋得意站立的韓莫,卻是他無法逾越的屏障,一旦在會武中遭遇了韓莫,自己的結局不言而喻。

朱雀老道沉吟不語,鐵燕道人又接著勸道:“朱雀師兄,七脈論道,是祖宗定下的規矩,咱們身為星神道弟子,凡事都要按祖宗的規矩來嘛,不管怎么說,炎陽山現在還是七脈之首,論道還沒開始,就這么直接退出,恐怕有點……”

鐵燕道人的話里,已經有些咄咄逼人的架勢,朱雀老道并未和他計較,又沉吟了片刻,道:“祖宗的規矩,老道斷然不敢違逆,既然如此,我們炎陽峰,就由小徒蘇寒參加論道吧?!?/p>

“如此甚好?!辫F燕道人笑道:“炎陽峰只有一人參加論道,前幾輪會武,就免去吧,直接從最后一輪開始?!?/p>

鐵燕道人看似寬宏大量,其實只是怕蘇寒在前兩輪被別脈弟子直接給打下去,以韓莫的實力,沖殺到最后一輪沒有任何問題,將蘇寒安排到最后一輪,也就有了讓韓莫對戰他的機會。

“要解心頭恨,親手殺仇人!”韓莫眼望不遠處的蘇寒,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炎陽山的小狗!論道中禁用任何法器,憑個人真正修為,我一根指頭就能碾死你!”

“哎呀哎呀!”駝叔一看朱雀老道竟然答應蘇寒參加會武,連心眉頓時就皺起來了:“師兄是怎么搞的!明知道輝月山沒安什么好心,還要應戰,小壞,老子跟你說,萬一你遇見輝月山的韓莫,打不過就直接跳下會武臺,你用小鐘揍過他,他肯定要借機找回臉面……”

蘇寒深深吸了口氣,站起身大步朝會武臺走去,他的出現,頓時引起下面一陣小小的騷動。

“這是炎陽山的蘇寒,他也參加會武?”

“據說,此人是我星神道年輕弟子中最爛的一個,六年多時間,只修煉到神池境第二重,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啊?!?/p>

“這也不怪他,炎陽山的朱雀師伯很少收徒,山門只有兩個弟子,蘇寒不來,還有誰能來?”

“這種垃圾一般的弟子,直接認輸,夾著尾巴躲起來看看熱鬧就行了,還真敢出現?”

冷嘲熱諷隨著陣陣山風,飄蕩到了蘇寒耳中,若在平時,以他的心性,自然不可能忍受別人的嘲諷,但此時此刻,他又能如何?

無法保住炎陽山,在蘇寒心中,就是恥辱,不可寬恕的恥辱!

“炎陽山的小狗?!表n莫站在旁邊冷笑一聲:“你竟然真的敢來,我會讓你死的很慘!”

咯嘣……

蘇寒的拳頭不由自主的攥緊了,骨節捏的格格作響,此時的他,只覺得修士最大的悲哀,就是面對一個可惡至極的敵人,卻無法將他踩在腳下。

“怎么,看你的神色,你還不服氣?”韓莫嗤之以鼻:“今日,我要讓你在這么多人面前,丟盡臉面!”

蘇寒胸膛中的熱血,轟的全部涌動到了頭頂,他腦海中,晃動著朱雀老道平靜寧和的面孔,駝叔略帶一絲失落的面孔,方紫瑤充滿關切的面孔……

“小狗!準備受死吧!”韓莫不屑的冷哼,下首那些輝月山的弟子,也都興高采烈,尤其是韓鵬和齊廣,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

此時,七脈挑選出參加會武的弟子,已經整整齊齊站立在會武臺前,太白山和紫微山,各有一名老成持重的弟子出場,負責會武時的秩序。

“第一場,輝月山陸千,對太白山吳立?!?/p>

炎陽峰頂的會武臺,足足二十丈方圓,以山石壘砌,并有法力加持,堅固異常。

兩個被點名的弟子,各自登上會武臺。會武中禁用任何法器,而這些年輕弟子,大多處在練體修力的神池境,因此相互間的對決幾乎都是近身肉搏。

這種對決,在高深修士眼中,不啻于小孩過家家,但百年一次的盛會,尤其事關炎陽主峰以及星神古鐘的歸屬,因此從七脈的座首到下面的弟子,都是全神貫注目不轉睛。

蘇寒也在人群中關注著會武臺上的對決,他對自己現在的真正實力,已經十分清楚,若全力死戰,神池境內的修士,他都有一戰之力。

只不過蘇寒所關注的,是輝月山韓莫,星神道目前唯一一個步入了十龍境的修士,也是他真正的對手!

對決一場接一場,事關重大,人人都動用全力,很是精彩,臺下弟子不斷高聲喝彩,上首的幾脈座首,也神情各異。

一直到了第四場,蘇寒猛然間聽到了韓莫的名字。

“輝月山韓莫,對紫微山嚴懷!”

臺下眾人的情緒本來就很高漲,聽完這句話之后,幾乎沸騰起來。輝月山韓莫,十龍境修為,而紫微山嚴懷,已經凝練了靈宮陣法,是神池境巔峰修為。這兩人乃是星神道年輕弟子中數一數二的翹楚,他們之間的對決,格外引人注目。

“星神道兩個最強的弟子!終于遭遇了!”

“依我看,還是輝月山韓莫的勝算大一些,畢竟是十龍境修士,雖然只是十龍境第一個小境界,也絕非神池境修士可比的?!?/p>

“如果沒有什么意外,嚴懷估計不是韓莫的對手?!?/p>

在眾人的低聲議論中,韓莫與嚴懷同時登臺。臺下,輝月山弟子的吶喊助威聲如同陣陣潮水,就連上首的鐵燕道人,也露出一絲得色。

“韓師兄,還望多多指教?!弊衔⑸絿缿押苁强蜌?。

韓莫微微一瞥嚴懷,搖搖頭:“與我對決,你不行?!?/p>

嚴懷臉色頓時一變,不管怎么說,他也是星神道內名列前茅的年輕弟子之一,平日里受師長器重,同門恭維,無法忍受韓莫的輕視。

也正是韓莫的輕視,讓嚴懷熱血沸騰,他牙關一咬:“行不行,也要打過才知道!”

“開始!”

韓莫與嚴懷,都已經蓄勢待發,兩字落地,二人幾乎化為兩團光影,于會武臺大戰!

嘭……

兩人的身形都快到極致,嚴懷為神池境巔峰修為,肉身接近大成,雙臂有萬斤巨力,兩只拳頭如龍出海,蕩起一片氣浪。

韓莫氣定神閑,只有真正步入了十龍境的修士,才能體會到兩個不同境界之間巨大的差距。十龍境,五體五神藏連同靈宮凝練大圓滿,神識強大,血肉失缺可重生,四肢折斷可再長。韓莫雖然只在十龍境第一個小境界,但雙臂一抖,仿佛有兩條天龍的力量。

他的手掌翻動,一片淡金光芒勃發而出,將整只手掌都浸染的如同黃金澆筑,絢爛奪目,宛若摘下了太陽,環握在手中。

大手從天而降,一股無形無質卻令人窒息的威壓籠罩嚴懷,嚴懷心頭猛然一驚。這尚是他首次與十龍境修士對戰,而對方勃發的戰力竟然洶涌到了無法阻擋的地步。

嚴懷大喝一聲,雙拳迎天,硬撼韓莫的金光大手。

轟……

會武臺上如同一聲悶雷響起,韓莫大手拍落,撞擊嚴懷的雙拳,空氣幾乎都擦出了火花。

金光大手具有神力,摧枯拉朽,在這種力量重擊之下,嚴懷已經凝練圓滿的五體以及五神藏陣法,都在猛烈搖動,幾乎潰散。

五神藏加持陣法,即便到了大圓滿境界,也并非堅不可摧,在絕對力量面前,一切都要瓦解。

韓莫一招得手,毫不停滯,今日他不僅要奪得論道的魁首,更要在會武臺上將星神道幾個最出眾的弟子踩在腳下,將他們的信心完全擊潰!

呼!

金光大手暴漲了不知道多少倍,幾乎化為了一片天幕,要將籠罩在手中的一切都捏成齏粉。嚴懷生性倒很剛烈,適才一招,五神藏陣法被打散,已經受了創傷,但他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又是一聲大喝,雙拳齊出,想要沖破韓莫大手的籠罩。

“真是不知死活?!?/p>

韓莫大手上的金光更加璀璨了,令人不敢直視,神力鋪天蓋地,如水銀入竅,無孔不入。

轟??!

大手狠狠拍落下來,沉重的如同一座山岳,將嚴懷整個身軀都壓倒在會武臺上。

嚴懷五體連同五神藏上凝練的陣法幾乎全部崩潰,兩根肋骨咯嘣一聲折斷,噗的吐出一大口鮮血。

“說你不行,你就是不行?!表n莫出手很重,金光大手呼的橫掃出去,已經被重創的嚴懷再也沒有多少抵抗的余力,彈丸一般橫飛出去,嘭的一聲,重重摔在了會武臺下。

“你……”嚴懷勉強想支撐起身體,但韓莫最后一掌的力道很大,失去了肉身陣法的加持,他的胸骨都碎裂了。

“嚴師兄!”

一群紫微山的弟子,匆忙蜂擁而上,將重傷的嚴懷扶了起來,人人眼中都有怒火。

“嚴師兄已經敗了,你何必還要下這樣的重手!”一名紫微山弟子怒聲質問道。

“你們紫微山的翹楚,不過也是一塊廢料罷了?!表n莫面不改色,一抖衣袖,轉身走下會武臺。

蘇寒的心,猛然一緊,韓莫與嚴懷是星神道最強的兩個弟子,而他們之間的對決,也是結束的最快的!

“嚴懷是神池境巔峰修為,我對上他,或許要很勉強才能堅持不敗,但韓莫三掌就把他拍的重傷!若我在會武臺上遇見了他,這還怎么打!”

蘇寒雖然并不輕易言敗,只要有一線機會,都要拼命爭取,但在韓莫前面,他連一線機會也沒有。

上首,幾脈座首的神情更加復雜了,但均未出言干預會武,七脈論道,從來都是龍爭虎斗,損傷在所難免。

韓莫揮灑寫意的走下會武臺,經過蘇寒身邊時,他駐足下來,陰陰一笑:“炎陽山的小狗,我保證,你會比紫微山嚴懷更慘!”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