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亂世獵人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作者:龍人   |  字數:3070  |  更新時間:2017-06-06 10:29:16  |  分類:

玄幻小說

他的反應速度應該不算不快,其實他在房內一亮燈火的時候,就知道不好,便已經開始蹲下,因為他身前是一張茶桌。

“呀——”帳內傳來女人的驚叫和慘叫,四支弩箭全都釘在那仍未穿上衣服從被子中坐起身來的女人身上。

吳含這才適應了光線,可他眼中所看到的卻是比那火球更耀眼更凄艷的光芒。

那是蔡傷的刀,充滿了無限殺意的刀,像殘虹,像虛幻的云彩使整個房間內的火球之光彩全都被刀轉化為異樣的光彩。

沒有人可以形容出這一刀的可怕,吳含也不能,但他卻明白,這是誰的刀,他也明白,今日他再不會有活命的機會,半分也沒有。正面交鋒,他也根本不是蔡傷的對手,何況這倉促間根本沒有作出任何防御的準備,他清楚地感覺到死亡的召喚。

蔡傷的刀來得的確太快了,快得吳含沒有一點心理準備,連半點心理準備也沒有,他更想不到的是蔡傷仍能夠活著回來找他,但他并不是一個束手待斃的人,他手中的是劍,他運足能夠聚集的所有力氣,企圖來個同歸于盡。

蔡傷一聲冷哼,在異光之中,吳含突然可以看到蔡傷的眼睛,那雙眼睛可怕得讓人永遠都會做噩夢,那種深刻的仇恨之中也夾雜著一絲輕蔑,蔡傷早就決定一刀解決了吳含,因此他根本不怕驚動府內的哨兵,他所設計的這種擊殺方式,對于他來說,真是太自信了,他幾乎把吳含的每一個動作在預先都計算好了,而吳含此時卻似乎照著蔡傷所設計的計劃演練一般,這的確是一件讓蔡傷感到自豪的事,作為一個一流的刀客,不僅要會用刀,會殺人,更要知道什么方法最為簡單最為保險,而能夠未動而預知對方動作的,那才是真正的頂級高手,而蔡傷正是這么多人之中的一個。

“?!薄把健眳呛膭Ω揪臀茨芡耆瞥鋈?,便已被蔡傷的刀氣絞飛,那柄魔鬼般可怕的刀,也幾乎在同一刻割斷了吳含的脖子,腦袋并沒有滾落在地上,而是挑在蔡傷的刀上。

鮮血噴灑一地之時,蔡傷的身影已射出木窗之外,那些府內的巡夜這個時候才傳出震天的聲響,把城守府變得沸騰起來。

蔡傷一聲長嘯,低喝道:“走!”便若鬼魅般掠向兩邊的柴房。

“什么人?”兩聲大喝。兩名哨兵這才醒悟過來,擋住蔡傷道。

蔡傷“哈哈”一笑,暴喝道:“蔡傷!”黑暗之中,那柄刀已經若魅影般劃破虛空,在對方的驚駭之下,割開了他們的咽喉。

“嗖……”四聲弩機的暴響,兩旁沖來的幾名護院立刻慘呼著倒地不起。

蔡傷手起刀落,立刻將那剩下的一名送上了西天極樂。

“轟——”蔡傷將房門被撞得變成無數碎木,蔡傷一手提著吳含血淋淋的人頭,沖入了柴房。

“嗖……”一排弩箭向五人疾射而至。

那四人似早料到如此,身形若一團團肉球一般滾入柴房,同時手中的弩機也松了出去。

幾聲慘呼過后,有人高呼道:“別放走了刺客,刺客在這里……??!”一聲慘哼,蔡傷的弩箭在火把光輝的映照下,深深地插入了他的心臟。

蔡傷向四人打了個眼色,立刻提著頭向破門前一站高聲呼道:“吳含正是我蔡傷所殺,你們傳話給爾朱榮,我會讓他不得好死?!?/p>

“蔡傷……”那些護院驚駭地議論起來。

“弟兄們,燒了這柴房,蔡傷有什么了不起,難道他還能敵得過我們這么多人嗎?”一人高呼道。

“對,燒死他們?!币蝗簠羌抑吮瘧嵉睾舻?。

城守府的火光映得正陽關的夜更有一種詭秘的情調,城中立刻變得很混亂,那些巡城之士兵全都向城守府趕來,更不知是誰在大街上高喊了兩聲:“南朝的兵攻城了,南城的大將攻城來了?!?/p>

街頭的那些正在做夢的人立刻條件反射般全都一骨碌地爬了起來,見那些巡城兵匆忙而行,以為戰火下一刻便要燒到這里,全都呼天搶地地拖兒帶女像沒頭的蒼蠅一般亂闖,而那些正在睡夢中的人們,更是驚慌失措,有的便穿著睡衣走到門外,見到場面如此混亂,而城守府火光沖天,不禁也跟著大呼道:

“南朝的大軍殺來了!”

城中的場面亂到了極點,而那幾個蒙面人此刻也全都恢復了普通百姓的裝束,夾在混亂的人流之中疾走。

蔡傷以黑布裹著吳含的人頭,卻徑直向北城跑去,他在殺死吳含的同時,便以腳將那塊守城令牌取了過來,再加上這一路到處都是難民,巡城兵本就沒辦法分辨誰是兇手,何況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吳含已經被蔡傷所殺。

蔡傷并沒有走正北門,而是取城墻中心的位置。

“誰,來人止步?!背菈Φ氖勘o張地看著蔡傷奔了過來。

“我!”蔡傷沙啞著聲音道。

“夜晚城墻不許人靠近,否則殺無赦,快快離去?!币粋€冷峻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奉城守之命外出有急事?!辈虃脸龀鞘亓钆?,停住腳步冷冷地道。

在火把光映照下,那七寸的令牌雖然隔了六七丈,仍然清晰可見。

蔡傷見對方沒再阻攔,便大步走近城墻,沉聲道:“還不去為我開啟城門?!?/p>

那聲音冷峻的高個子不禁渾身一震,這聲音太熟悉了,連這跨步的神態也是那般熟悉,不禁仔細地打量了蔡傷一眼,又向左右望了一望,沉聲道:“既然有城守的令牌,便開啟北門三尺?!蓖瑫r望向蔡傷的目光變得異??駸?。

蔡傷淡淡一笑,向北門大步行去。

“吱呀!”北門那巨大的頂門拄被幾十人移開,使北門露出一道三尺寬的縫隙。

“張大人,謝謝你的合作?!辈虃谛牡状鬄楦屑?,語意真誠地道。

“配合大人行事,是本將應該的,還不放下吊橋?!睆埳婕拥氐?。

“嘩!”吊橋很沉重地搭在護城河的對岸。

蔡傷大步走上護城河,向張涉望了一眼。

“大人好走,本將不送了?!睆埳鏆g喜之中又有些傷感地呼道。

“快關好城門,小心蕭賊兵至?!辈虃煌诘?。

“關好城門,起吊橋?!睆埳婷ο旅?。

蔡傷心中一陣感慨,無限失落地向南面的林中奔去,因為王通已經將馬匹在林中備好,在正陽關中只有這些信得過的生死之交,可惜今日一別又不知何日可以重相聚首,或許永遠老死他鄉,不禁長長一嘆。

“將軍!”林中一聲低呼。

蔡傷迅速行了過去,那人亮起一根火把,激動地道:

“將軍成功了?”

蔡傷打量了他一眼,舉起仍在滴血的黑色包裹,道:“王仆,你怎么仍守在這里?”

“老爺不放心這一匹馬系在這里,同時吩咐小人送些盤纏給將軍,再將夫人的骨灰送來,因此便守在這里了?!蹦悄贻p人正是王通書房門口遇到的王仆。

“真難為王大哥了,你回去告訴他,我永遠都會記得這大恩大德?!辈虃蛄苛笋R背上那幾壺羽箭和鐵胎大弓及弩矢,感激地道。

“老爺說叫你不必謝,只要你活得好,他便很高興了,你是我們漢人的勇士,這里是二百兩銀子和一些珍珠,相信將軍可以去做一些生意,老爺說恐怕你以后再也不會去帶兵打仗了,因此請你一定要收下?!蓖跗驼\懇地道。

“知我者,王大哥也。好,這些錢我收下了,你小心一些?!辈虃呐耐跗偷募绨騻械氐?,同時慎重地接下這一包金銀。

王仆從背上取出一個瓶罐道:“這是夫人的骨灰?!?/p>

蔡傷雙目淚光一閃,手中的人頭重重地掉在地上,而深情無比地抓過瓷罐,喃喃地道:“雅兒,我為你報仇了,我這就帶你去老家,從此再也不會分開,好嗎?”

王仆也禁不住鼻子一酸,蔡傷抱緊骨灰壇,淚水又簌簌地灑在瓷罐之上。

“唏!”駿馬低低地噴了口熱氣,蹄子在地上踏了兩下,把蔡傷從悲痛中驚醒過來,不禁仰天嘆了口氣,對著地上吳含的人頭,冷厲地道:“那你便永遠做個無頭鬼好了?!?/p>

說著,“轟”地一腳,竟將這顆帶血的腦袋踩得爆裂開來,勁道之驚人,只叫王仆目瞪口呆。

“你小心了,我這就去了,代我向你們老爺問好,也許風兒十幾年后會回來的?!辈虃麄械氐?。

“小人會傳到的?!蓖跗鸵魂嚰拥氐?。

蔡傷凄然一笑,抱著骨灰壇,翻身飛上馬背,“駕”的一聲輕喝,馬兒向南方疾馳而去,唯留下王仆舉著火把呆愣愣地望著蔡傷消失在視野之外。

夜風微微有些寒意,卻掩不住城內的喧嘩,正陽關的確已經夠亂的了。

蔡傷一路疾行,繞過了梁軍與魏軍的關卡,趕到黃海所住山洞之時,已是他離開山洞的第五天,黃海的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大部分已經結疤,而蔡風每天與黃狗一起打得火熱,也不怎么哭鬧,滿山洞亂爬,黃狗便若慈母一般呵護逗著蔡風。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