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亂世獵人 > 第十章
第十章
作者:龍人   |  字數:3079  |  更新時間:2017-06-06 10:29:16  |  分類:

玄幻小說

“這是朝中的意思,其實夫人的遺體是偷換出來的,以另一具尸體作夫人的尸體送入法場,而真的夫人遺體便由員外和黨長埋在這里,所以員外才沒有在碑上題字?!蹦莾扇私忉尩?。

蔡傷心中一陣刺痛,將帶來的紙香在墳前一張張認真地燒著,而那專注的神情,便像是在完成一件藝術作品。

山林間的風很輕悠,秋天的風便是這樣,那種蕭颯是隱含在骨子里的,這輕輕的風卻可以使樹葉變黃,使千萬樹葉斷梗而下。

無論是哪里,有的只是一片凄涼景象,世事凄涼,人間凄涼,自然也凄涼,人心也凄涼,這本是一種殘酷,更是一種悲哀,亂世的悲哀,誰也無法改變的悲哀。

風依然輕輕地吹,地上的黃葉,打著旋兒,似乎在揭示著一個什么,或是這本身就代表著一個什么。

有鳥鳴的聲音,已沒有人愿意去分辨它們在叫些什么,反正蔡傷的心似乎已不屬于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一切都不會放在他的心上,在他的心里,有的,只有那堆新土下的幽魂。

那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也是他的最愛,但卻永遠地別他而去。

這或許便是命,誰也無法改變的命,他不信命,可是世間的事常常不是人所能控制的,所能解釋的,只有命,只有用命來解釋這一切,不過命運似乎是太殘酷了一些。

蔡傷的刀,便橫在那墓碑之前,這似是一種宣誓,一種不同于異常的承諾,但不可否認的是蔡傷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氣,比刀上的殺氣更濃上百倍。

那跳躍的火苗,映得蔡傷那布滿殺機的臉有些扭曲。

蔡傷的府第已經換了主人,住的是新任的城守吳含,這是一種很不公平的事,至少對于蔡傷來說,這絕對不是一件公平的事。

蔡傷從公山返回,卻徘徊在自己的府第外,這里曾經是他的家,可是現在,一切都改變了,只不過短短的一個多月時間,他的確好恨,恨的是這不公平的世道,恨的是這些該死未死的仇人。在他胸中燃燒的是復仇的火焰,可是他知道,他還不夠能力,至少爾朱家族便不是他有能力鏟除的,而這可恨的朝政更不是他所能推翻的,他只有忍,等待,他有些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便在這一刻,他有個決定。

他會做得比吳含更絕,因為他本是來自江湖,來自江湖,是一種本錢。

對于蔡府,他了解得便像是了解自己一雙手有幾根手指一般明白,在這里度過了十幾年的他,覺得這吳含幼稚得可笑。

不過這也難怪,吳含要是知道蔡傷還活著,給他個天大的膽,也不敢住在蔡傷的府中。

可惜這一切都太出人意料了。蔡傷活著本就是一個不小的奇跡,所以這便叫天意,而不能怪吳含。

蔡傷望著那改為“吳府”的金匾,不由得笑得很邪氣,笑得很可怕,至少我是這樣認為!

“我要一些慢性毒藥?!辈虃届o而狠厲地道。

王成不禁一呆,疑問道:“取這么多毒藥干什么呢?”

蔡傷有些殘酷地一笑道:“我要吳含嘗嘗這種滋味,也讓他的家人陪著他一起去地獄,否則他有些寂寞的?!?/p>

“你要在蔡府里下毒?”王成駭然問道。

“不錯,吳含最不該做的事,便是住入我的府中?!辈虃匾恍Φ?。

“可是現在的蔡府守衛極為森嚴很難進去下毒的?!蓖醭审@疑地道。

“這一切根本就不是問題,沒有人比我更了解蔡府,我可以不必進府便讓他們喝下去的全都是毒藥?!辈虃孕诺氐?。

“好吧,我立刻便去叫人準備毒藥,那刺殺吳含是否按原定計劃實行?”王成問道。

“準備一下也好,不過或許就我一個人便行了,若吳含今晚住在蔡府的話,他絕對活不到明天?!辈虃氐?。

“那蔡兄弟難道還要晚上出城?”王成驚疑不定地問道。

“不錯,今晚若是不出城的話,將會拖連很多人?!辈虃麍詻Q地道。

“可是夜間城門全都關閉,沒有守城令牌,不可能開城門的,而且也會引來很多追兵?!蓖醭捎行牡氐?。

“正陽關沒有比我更熟悉的了,最近吳含上臺可曾將城防改換布置?”蔡傷平靜地問道。

“哼,這種窩囊廢,光靠拍馬屁拉上關系當上城守,對城防是門外漢,不過也算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城防的料,也便沒有更動將軍以前的布置,只是在幾個重要的地方安插了他自己的親信而已?!蓖醭衫淅湫Φ?。

“若是這樣便好辦了,我在割下吳含的臭頭之時,摘下他的令牌便行了,更不需要開啟城門,便可以出去?!辈虃孕诺氐?。

“蔡兄弟準備由城墻躍下去?”王成駭然道。

蔡傷哂然一笑,望了王成一眼道:“城守令牌在我這里,而蕭宏大軍便在洛口,誰也沒膽量晚上大開城門,而水面守城的參將張涉絕不會對我留難,因此,這一切都不成問題?!?/p>

“那好吧,我會盡量依你的意思去辦好的,你便在這里好好休息一下,準備晚上的行動?!蓖醭伤斓氐?。

正陽關的夜晚很靜,靜得在街道上能夠聽到耗子在扒瓦面的聲音。

戰亂時期的夜,似是兩個極端,不是喧鬧得讓人心潮澎湃,便是靜得讓人心底發寒。

其實,靜寂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靜可以使自己早些進入夢鄉,的確,在這種不知朝夕、沒有著落的日子之中,夢本身就是一個至美的誘惑,或許夢正是一種誘惑,才會使夜變得如此靜寂,唯有夢中才會讓他們疲憊的心得到短暫的休憩,讓白天所有擔心和痛苦全都在夢里釋放,這是一個與真實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但卻有著其自身的存在價值。

在街頭和屋檐下都擠有奔走了一天的人,那疲憊不堪的身體和著冷冷的地面便做著不能安穩的夢,只看他們的架勢,大有從夢中一醒來便開始跑的打算,這便是戰亂帶來的悲哀。這是一群失去了家的浪人,根本便不知道家在何方?根本就不知道是否可以見到明日的太陽,有些人還發出病痛的呻吟,這也是戰爭賜予他們的不幸。

月輝很淡,像是長了一層短短的毫毛,顯出一種病態,在暗暗的屋檐之上卻有幾條顯得捷若貍貓般的身影,那或是這冰寒病態的秋夜唯一有著靈魂和活力。

身影在城守府的院墻外停了下來。

是蔡傷和幾位蒙面人的身影,蔡傷并未曾蒙著臉,那似乎是多此一舉的做法,他正是要讓別人知道,他蔡傷絕對不是好惹的。

“跟我來!”蔡傷的聲音低沉而威嚴,卻不能掩飾那種來自骨子里的殺氣,像臘月的寒霜,使人禁不住在心底發寒。

隨行的有四人,步履異常矯健,一看便知道,絕對不會是庸手。

蔡傷所到之處,卻是府外的一個樹叢,很快便在一棵樹根的草叢之中掀起了一塊木板,這里竟會有一個地道。

“將軍,這里的地道吳含會知道嗎?”一個蒙面人驚疑地問道。

“這條秘道我府中卻只有幾個人知道,諒吳含天大的神通也不可能在這短短的半個月內可以查出秘道的所在?!辈虃隙ǘ孕诺氐?,說著帶頭鉆入地道。

城守府很靜,但仍有燈火點亮著,在這靜謐之中卻潛伏著重重的殺機。

蔡傷對府內的一切了解得太清楚了,對哪里應該安插夜哨,哪里可以躲過暗哨自然更是清楚不過,以蔡傷的計算,那包毒藥大概在今晚便可以發作,只要吃過晚飯的人,后果只有一個,那便是死。

在這種世道,對惡人根本就沒有任何情面可以講,誰也不能怪誰的手段毒辣和殘忍,那只是為了生存的需要。

大概此時,吳含正睡得像頭死豬,蔡傷這樣認為著,更輕易地便找到了吳含所住的那個房間,這是王成探聽的結果。

房間內的燈火已熄,蔡傷向身后的四人暗暗地打了個手勢,四人立刻若夜鼠一般散開,靠著墻根向那房間逼去。

蔡傷取出那短小的弩弓,見四人都接近了那黑暗的角落,這才立身而起,緩緩地向那房間逼去。

“誰?”黑暗中立刻傳來四聲低喝。

“嗯……”四聲慘叫,沒有一人逃過了死亡的命運。

“嗖!”弩機輕輕一響,蔡傷的身子如大鳥一般飛射而出,接著那由瓦面上滾下來尸體,這一箭正穿過對方的咽喉,使對方發聲的機會都沒有。

“轟——”蔡傷狂野地撞開木窗,拋進一團淋了油被點燃的棉團。

室內突然變得大亮,吳含顯然聽到了屋外的動靜,已從床上很利落地起來,自然地去取床頭的劍,但他根本就想不到對方竟然會如此狂,直接撞破窗子撲進來,而且先扔進一團火球,在由黑暗轉為光明之時,他根本無法看清任何的東西,但他卻聽到了四聲弩機的響聲。

吳含也是一個高手,否則再怎樣也不可能當上城守之職,他的身形一縮,以為這一下定可以躲過四支弩箭。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