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現言小說 >各活各的 > 第二十六章 等我愛上你
第二十六章 等我愛上你
作者:李金芳   |  字數:5962  |  更新時間:2015-05-29 10:15:47  |  分類:

現言小說

趙西迪微微一笑,他告訴祺佳,昨天下午,他已經辭掉了藝術館館長的職位。

“???”祺佳蒙了,“趙西迪,你太陰了!原來你早就想好了要同我分手了,原來你早就做好準備了,你辭了館長,你以為你就不欠我了嗎,就不欠我們家了嗎?”

趙西迪說:“祺佳呀,我們已相處了好長時間了,我的為人你也應該知道的,你說別的可以,可你說我玩陰的我卻不承認。我沒有玩陰的,我也不會玩陰的,我只會做藝術,我只想畫我喜歡的畫。我是很尊重自己的感受,這個館長其實我開始就不想當,但是,鬼使神差,也許是虛榮心在作祟,我還是當了,這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拷問自己的內心,最后想,我確實不適合做這個官,當然,你,包括叔叔阿姨為我做的一切我都十分感激,他們做得沒錯,他們都是為了我們好,至少是他們認為的好,但是,確實好么?”

趙西迪的話使祺佳暫時忘了哭泣,她呆呆地望著他:“難道,不好么?”

“是的,不好?!壁w西迪回答得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為什么是不好?”

趙西迪苦笑:“不知道,說不出來,有時候人的感覺是很奇妙的,自己都無從知曉的?!?/p>

祺佳站起身,慢慢地走到趙西迪身邊,低頭看著他:“西迪,你說句實話,難道你從未愛過我?”

趙西迪默默地看著她,看了良久,最后雙手撫上了她的肩。祺佳一陣心悸,哦,這個男人哦。

祺佳緊張地盯著他的嘴,眼神里充滿著期待。

“祺佳,你聽我給你說啊……”趙西迪緩緩說道,“開始的時候,你的年輕、知性確實吸引過我,我欣賞過你,還有,我發覺你是一個很適合結婚的女孩,所以我們就走到了一起?!?/p>

“是的?!膘骷腰c頭,她有點小激動,她期待著下文,但是,趙西迪卻話鋒一轉,又說道:“你一直想要知道,我對婚事一拖再拖的原因是不是?”

“是?!膘骷腰c頭。

“因為我等著自己去愛你。我想,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或許會愛上你?!甭犞@話,祺佳的心在一點一點沉下去,趙西迪咽口唾沫,又說道,“可是,我非常失望,我要等的感覺,卻一直沒有出現?!?/p>

祺佳的胸口好像有一個秤砣,正在把她的心往深淵里拉……祺佳告誡著自己,穩住穩住,祺佳你不要丟人!但是,她還是沒能穩住,“不是的不是的,你是曾經愛過我的,我知道你是愛過我的,我能感覺得到!”她扳著趙西迪的胳膊搖晃。

“沒有,祺佳,我沒有,我沒有愛過你,從來……沒有?!壁w西迪緩慢地搖下頭,終于艱難地吐出了最后兩個字。

祺佳的心被揪得生疼,她淚流滿面,繼續搖著趙西迪的胳膊:“不是的不是的,你撒謊!你撒謊!”又抬起淚臉,“是不是因為丁小楓,你是因為那個丁小楓才說這些話的是不是?是不是,你說呀!”

趙西迪慢慢地往回抽著胳膊:“祺佳你聽我說,你知道婚姻意味著什么?或許每個人的理解不一樣,而我認為,婚姻是需要愛的,沒有愛的婚姻是沒有意義的,當然,你是愛我的,這一點我知道,但是,光有單方面的愛不是完美的婚姻,那不是我想要的,況且,那種婚姻生活對你也不公平?!?/p>

“不是,你說得不是真的,你是因為那個丁小楓,自從丁小楓到了海州,你就變了,你是因為她才不愛我的!”

“關于丁小楓,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個梗,祺佳,我今天把心里話都說出來,你聽我說好么?”

祺佳點頭,“好,你說?!?/p>

“也許,丁小楓在某些方面影響了我對你的態度,但這不是主要的,我們兩個或早或晚,都會有這一天的。但是,我得承認,我喜歡丁小楓,我自己也說不出她哪一點吸引了我,是,我喜歡她,”趙西迪小心地看一眼祺佳,繼續說道,“我不想對你撒謊,這對你不公平。我對丁小楓的感覺,開始的時候,我也說不出是什么感覺,但慢慢地,我知道,那好像就是愛了,但是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兩個根本沒做過出格的事情,我這么說,并不想標榜我有多么偉大,有多么高尚,其實是丁小楓,她是個很有底線的人,她是個傳統與時尚并存的人,她是個很獨特的女性,她有她的底線,她很維護她的婚姻……關于借款的事,也請你不要多想,她遇到困難了,我就給她幫了個忙,她并不是你所說的那樣,什么騙子,什么想訛男人的錢,你那樣說,是在侮辱她。但是,我并不是為了丁小楓才同你說分手的,我跟丁小楓是不可能的,她有丈夫有女兒,以丁小楓的個性,她也不可能做我的情人,我們,只不過是在錯的時間里相遇的兩個人?!?/p>

不知怎的,趙西迪說出了這番話后,祺佳的心竟在慢慢趨于平靜,她想起了人們常說的一句話:是你的,總歸跑不掉,不是你的,你怎么努力也得不到。想到此,祺佳便抹把臉上的淚水,“哧”地一笑:“是么,我侮辱了她,現在我向你道個歉,請你轉達她,從今往后,我決不再騷擾她?!?/p>

見祺佳態度轉變如此快,趙西迪有些適應不過來,“祺佳,你沒事吧?”

祺佳又“哧”地一笑,“我沒事,放心,我不會神經的,你放心好了?!?/p>

說完這些,祺佳便回了臥房收拾東西,趙西迪在沙發上獨坐了半天,終是不忍,最后,他走進去說道:“祺佳,還是半夜呢,天明再走,好么?”

祺佳看看外面黑色的夜,無奈地笑下,低聲嘆息一聲,然后兩人便一前一后來到外面沙發上,呆呆地坐到了天明。

第十一章愛可以從頭再來嗎

眼看著春節就要到了,這些天儲紅兵過得焦頭爛額,又累又乏的,一是因為小楓不給他個好臉,還有就是白爛漫又來搗亂。

白爛漫說她媽在家里催了,說年就到了,他們的婚事辦沒辦?儲紅兵裝傻賣呆:“婚事,什么婚事?”

白爛漫說:“你看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難道你忘了給我媽的許諾了?”

儲紅兵做恍然大悟狀:“哦,是有這事來著,可那不就是說說嗎,不是為了寬你媽心的嗎?”

“是,寬我媽心,不假,可男子漢大丈夫敢做敢當,你騙一個將死的人良心何在?”

“小白,話可不能這么說,咱當初可是說好了的,我那是做好事,充當你的假男友,是被你拉去的,我可不是自愿去的啊?!?/p>

“可在我媽眼里,你就是我未婚夫了?!?/p>

“嗨,你這人……”儲紅兵急了。

眼見著在電話里嘮叨不通,儲紅兵就趁去給小北畫室送東西的機會,約了白爛漫在北四環的一家“星巴克”里談判。

一見面,儲紅兵就開門見山:“我怎么能做你的未婚夫呢,我是有老婆的人,這事是行不通的?!?/p>

“你怎么這么不地道哇,噢,跟我媽說好好的,我媽都把我手放你手里了,你是答應我媽好好照顧我的呀,現在你又說這種話,太不男人了吧?”

“不是,小白!”紅兵急了,“那不是演戲的嗎?”

“什么叫演戲呀,你是在演戲,可我媽呢,她可當真了的呀,我媽也知道咱倆都睡在一起了,現在你又說是在騙她,那你還不是要她老命哇。你不愿意也行,那你就給我媽打電話,說你是騙她的,你是個騙子,你打你打,我給你撥號你打!”說著話,白爛漫就拿出了手機。

儲紅兵見狀一把把她手機摁下,叫道,“小白,你別逼我好不好?”

“我沒逼你呀,都是你自愿的,你都管我媽叫媽了,我不管,你反正都叫了?!卑谞€漫拿小勺攪動著杯子里的咖啡,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儲紅兵忽然想起了什么:“小白,那什么,那錢,我轉過年來一定奉還,外加利息,你想要多少我就給多少,謝謝你幫了我?!?/p>

“儲總,你想多了,根本不是錢不錢的事?!?/p>

“那你要什么?”紅兵緊問。

“要你!”白爛漫的眼光咄咄逼人。

“啊呀,小白呀,你饒了我吧,你就別逼我了,我真跟你結了婚那我不是犯罪么?”儲紅兵撓著頭發。

白爛漫一笑,看著他半天沒說話,紅兵被她看得心里發毛,白爛漫忽地又是一笑,“儲哥啊,也不是沒有辦法,你老婆是不是還怪你???”

儲紅兵沒吱聲,只是輕嘆一口氣,白爛漫說:“我沒說錯吧,她還在怪你,再說,她不也想同你離婚的么,你說她給你半年的時間?!?/p>

聽到這里,紅兵心里后悔莫及,干嗎同白爛漫說這些事,自己當初真是鬼迷心竅,那會兒是真把她當成紅顏知己了。想到這里,紅兵心里不由激靈一下,“小白,你可別想歪了啊,我和我老婆是離不了婚的,我女兒都那么大了,再轉過年來就要考大學了,你,你還是別在我身上做打算了啊?!?/p>

白爛漫心里澀澀的:“恐怕……恐怕到時候就由不得你了吧?”

“什么,你說這話什么意思,什么由得我由不得我?”

白爛漫又是“哧”地一笑,低下頭不說話了。

此時,儲小北正同幾位同畫室學習的同學在逛著玩,他們剛剛下課,幾個平時玩得來的同學便相約著上街散心,小北走著走著,偶一扭頭,突然,她看到了在“星巴克”里坐著的爸爸儲紅兵,在爸爸對面坐著的,便是上次來北京時在電梯口看到的那個叫“漫漫”的女人……

“儲小北,發什么呆呢?”前面同學在喊她,小北回過神來,“哦”了一聲,對前面的同學說,“你們先走,我還有點事?!?/p>

小北倚在“星巴克”的墻上想著心事,慢慢地她想明白了,原來,電梯口暈倒那老太太并不是神經病,原來那老太太說的都是真話,原來那女人是爸爸在北京的“小三兒”……小北越想越氣,抽出手機,連想都沒想便撥打了儲紅兵的電話。

店里,儲紅兵同白爛漫仍在激烈地爭論著,突然,手機響了,紅兵一看是小北,便對白爛漫說聲“我女兒電話”,然后便摁開了接聽鍵。

“你干啥呢?”小北上來就問。

“啊,你下課了吧?”紅兵避重就輕。

“我問你在哪兒呢?”

儲紅后聽出小姑娘的聲調有些不對,只以為她是上課累了,也沒往深處想,遂接話道:“我正開車往你畫室趕呢,快到了?!?/p>

“行,那我去樓下等你,還是你上來呀?”

“唔,還是我上去給你送吧,天挺冷的?!?/p>

掛了電話后,儲紅兵說:“小白呀,我得趕緊走了,我女兒下課了,你自己個回去吧,你說那事我辦不了,真辦不了?!比缓蟊闶瞧鹕?,還沒等邁步,一抬頭,儲紅兵就傻了:“北……北呀?!?/p>

小北手揣在口袋里冷冷地橫在桌子外側。

剛開始白爛漫有些犯迷糊,很快她便記起了這個在電梯口曾有一面之緣的小姑娘,她熱情地打著招呼:“噢,這是女兒吧?來,坐,快坐?!?/p>

小北不坐,看一眼白爛漫,轉身問儲紅兵:“誰呀?”

沒待紅兵回答,白爛漫便搶先說:“噢,我是你爸爸朋友,我姓白,你叫小北是吧,來,快坐?!?/p>

小白翻翻白眼,沖著儲紅兵:“問你呢!”

紅兵忙給女兒賠笑,“不剛說了么,你白阿姨,爸爸的朋友?!?/p>

“噢,你們朋友哦?!毙”痹谧肋呑邅碜呷?,走得儲紅兵身上直冒冷汗,咋就讓這丫頭碰上了呢?這丫頭若回去給她媽一說,我可真就要了老命了!真是人倒起霉來喝口涼水也塞牙呀!剛想到這里,只聽小北又說:“老爸,你剛才不是說開著車么,說正開車上我畫室來,你也沒說在這喝咖啡呀,你們是朋友你怕什么呀?”

“北,我,我剛才真是在開車?!眱t兵想申辯,但是他的伎倆被儲小北輕易就識破了。小北說道:“老爸你可真是的,你騙小孩子呢,你這不剛放下電話嗎?這位阿姨作證,他是不是剛放了電話?”說完便眼瞅著白爛漫,像是在等她這個證人說話,白爛漫哭不得笑不得,“呵呵”笑了兩聲作為回答。

小北又端起儲紅兵面前的咖啡杯,饒有興趣地看起來,“你瞧你,咖啡都喝了半杯吧?坐這里的時間不短了吧?”沒待儲紅兵說話,小北又瞧瞧白爛漫,叫道,“白阿姨?!?/p>

白爛漫說:“???”

小北說,“你說我爸怕個啥呢?現在連我們孩子們都知道,吃個飯喝個茶的都不算什么了,大家都是朋友,不分男女,可我爸怕啥呢?怕我媽知道他跟女的喝咖啡,我媽也不是那種小家子氣的人,噢,對了,白阿姨,你是不是怕被人家當成‘小三兒’?”

白爛漫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又“啊”了聲。

小北隨即笑道:“不過,白阿姨,我看你長得也不像‘小三兒’啊,我爸怕什么,我就納了悶兒了?!庇肿骰腥淮笪驙?,打量下白爛漫,又道,“噢,我知道了,‘小三兒’的名字也不寫臉上,我知道了,我爸是怕人誤會了,是不是呢,爸?”

儲紅兵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心里突然就有些氣惱,拽過小北的胳膊就往外走,小北也紅了臉,她掙扎著抽回自己的胳膊,一使勁把當爸的推了一個趔趄,差點沒趴桌子上,“你怕什么,你不就是跟朋友喝個咖啡么,又沒做不可告人的事情,你還值當撒謊!而且,撒謊的對象竟是自己的女兒。在我眼里,你可真不老爸!”說完這句話,便氣沖沖朝外走。

儲紅兵傻眼了,同樣傻眼的還有白爛漫,儲紅兵喊著小北的名字向外沖,只把一個目瞪口呆的白爛漫扔在原地……

儲紅兵沖出門去連喊小北的名字,小北卻頭也不回,往前直直走去。紅兵跑過來,拽過小北的胳膊,“北,北,你聽我說——”

小北扭回頭來,冷冷說道:“放心,我不會告訴我媽的,不過“你得告訴我她到底是誰?她是不是就是那種傳說中的‘小三兒’?”

這孩子,怎么什么都懂呀?儲紅兵哭笑不得,又見自己的把柄已被女兒攥在了手里,一想,索性直說了吧。于是,儲紅兵便把他與白爛漫的一些枝枝蔓蔓說了出來,當然,他是有所保留的,他當然不承認她是“小三兒”,他只是說她以前是他的房客,叫白爛漫,前段時間她媽來了,她就臨時借用他當了她的男友,因為她媽得了癌癥快死了……

小北一聽急了:“啊,你答應她了?”

儲紅兵小聲道:“別人不知道,你還不知你爸啊,天生一個熱心腸,唉,我想太簡單了,只想不就演演戲嗎,一時性起就答應了,結果……”

“結果怎么著?”小北盯著他。

“結果那老太太要我跟她女兒趕緊成親?!眱t兵看著女兒的臉色小聲道。

小北“啊”了一聲,二話不說就往回返,紅兵又急忙拽住她,“你干嗎去???”

小北恨恨說道:“我找那女人去!她叫你跟她成親,她敢!”

“找她沒用啊,不是她要成親,是她媽,她媽在老家呢?!眱t兵拉住女兒的手說,“其實,剛才我們就是商量對策來著,我之所以沒告訴你,就是怕解釋起來麻煩?!?/p>

小北轉過身來,半信半疑,“真的?”

“當然真的,你爸正正派派一個人,怎么能做對不起你媽的事呢?再說,爸跟媽的感情有多深呢,爸和媽從小就在一個街面上住著,我們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睘榱苏f得合情合理,紅兵索性都不要臉皮了,“我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心里就有那種朦朧的意思了?!?/p>

“真的假的?”小北不相信,“那我回去問問我媽去?!?/p>

“別呀,你問你媽這個問題,她該不好意思了?!?/p>

小北點頭:“也是啊,我媽臉皮特簿。那該咋辦呢,該咋對付她媽呢?”

紅兵囑咐:“回去別把這事告你媽啊,她正安心寫傳記,挺累的,別給她添堵啊?!?/p>

小北點頭,說知道,在坐進紅兵車里的那一剎那,小北突然又說道:“老爸,不興說假話啊?!?/p>

紅兵心里一忽悠,但還是貌似鎮定地說道:“不興,不興,爸知道?!?/p>

小北回來過星期天,一家人圍在一起吃飯,小北嘰嘰嘰喳喳地說著過年的話題,說他們畫室只放兩天假,三十和初一,初二就開始上課,說她在這邊有爸爸媽媽陪著,可有些同學因為家遠就沒法回去,只好一個人在這里過,挺可憐的。說到這里,儲紅兵忽然接話道:“北啊,那幾年你爸就是這么可憐著過來的,今年好了,我們一家終于在北京過個團圓年了?!?/p>

小楓沒接腔,依舊繃著臉吃飯,但心里也是挺酸的,想想這些年,儲紅兵也確實是不易的,出來四年,從未回過老家過個春節,都是一個人在北京過,而自己則帶著小北在江城陪老人過。而今年,若不是因為小北需要來北京畫畫,她還是來不了北京,一家還是團聚不了,可今年的團聚,因為一個白爛漫卻分明又多了一層尷尬。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