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小說 >魔獸戰神 > 第十五章 戰王奴仆
第十五章 戰王奴仆
作者:龍人   |  字數:3563  |  更新時間:2015-03-09 14:49:17  |  分類:

玄幻小說

戰無命的目標不只是千里尋煙獸,還有季家的殘余力量。

千里尋煙獸是奇獸,雖然等階不高,但卻是季家的珍寶,無論如何,季家人都不可能丟下此獸逃命,是以,季向南好不容易逃了出來,卻沒有逃出魔獸森林,而是先來尋找千里尋煙獸。

對于家中豢養了多年的奇獸,季家自有一套追尋辦法和馴養辦法。只是季向南沒想到,自己一路走到哪兒都能把周圍的魔獸吸引過來,一路追蹤千野煙獸,一路逃避魔獸的圍追堵截,傷上加傷,雖然僥幸逃得性命,卻耽誤了時間,昨天夜里不得不停下腳步龜縮一角,直到此時才趕到千里尋煙獸的躲藏地,這還是因為經過一天多時間,身上的烈焰花粉少了不少,那股香氣也不再濃郁,只要不與魔獸靠得太近,不會引起魔獸發狂。

“想不到季家只剩下他一人,看來季家的損失還真不小。好了,目標已經到了,我要活的。至于我,就去對付那只小獸了?!睉馃o命一臉幸災樂禍地笑了笑,指了一下季向南道。

“請公子放心!”顏義看了一眼狼狽不堪的季向南,根本就沒放在心上。雖然此刻他的戰力才恢復了六成,若是季向南巔峰之時,或許沒有把握活捉他,但是現在,季向南的狀況比他之前更慘,能有一成的實力就不錯了。

“不要迷信武力,如果能不費力氣,又何必花力氣呢?他現在還當你是自己人,要學會怎么去陰人,不要把戰氣全煉到腦子里去了,把腦子都煉成糨糊了,那還不如不煉呢!”戰無命看顏義戰氣加身就準備沖出去,又好氣又好笑地罵了聲。

顏義一怔,頓時老臉通紅,戰無命一提醒,讓他頓時醒悟過來,季向南并不知道他已經被戰無命收服,還把自己當鄭家的客卿,同一戰線的伙伴,尤其是現在,季向南已是強弩之末,有自己這樣一個恢復了大半實力的戰王相護,走出魔獸森林的把握就大多了,自然不會提防自己。

季向南確實十分悲摧,這一天一夜過得苦不堪言,幾次命懸一線,總算找到千里尋煙獸躲藏的山谷。只要在山谷中修養幾日,便可找機會走出魔獸森林了。這時,他卻意外地發現了顏義,立時大喜過望。

雖然他有點兒擔心顏義是來打千里尋煙獸的主意,但是表面上對方還沒撕破臉,虛與委蛇還是可以繼續合作的,大不了先把千里尋煙獸送給鄭家,回了牧野之城可就不是鄭家說了算了。

只是他沒想到,顏義要的根本不是什么千里尋煙獸,而是他。季向南根本就沒防備,就被顏義封住了戰氣和行動能力。

“顏老,你這是何意?”季向南驚怒交加,鄭家究竟是什么意思。不過他也十分無奈,即使是自己全盛時期,也不是人家的對手,人家可是戰王,哪怕只是一星戰王,也比他這九星戰宗牛氣多了。

“我們家公子想見你?!闭f著,顏義提著季向南回到剛才藏身的山洞,扔在地上。

“啊,鄭三爺也在啊,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三爺福大命大,肯定不會有事?!奔鞠蚰厦Φ?。

顏義不屑地笑了笑道:“我家公子不是鄭三爺,你別弄錯了?!?/p>

“啊,顏老,你這是什么意思?”季向南也被弄糊涂了,顏義明明是鄭郁夫身邊的護衛,怎么現在卻說他家公子不是鄭郁夫呢。

“季二叔,見到你真好?!币粋€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

季向南的眼珠子差點兒瞪出來,他居然看見戰家小少爺戰無命施施然地從洞外走了進來,戰無命懷中還摟著他家的千里尋煙獸。

“你,你是戰家老四無命賢侄?”季向南不愧是老江湖,這變臉的功夫也是一流的,閃念之間便知道,不管戰無命與顏義是什么關系,都不是他能得罪的。別說一個連戰氣都不能修煉的小少爺,就是他這個九星戰宗,這幾日在魔獸森林里都是欲仙欲死,哪里能像戰無命這般,一臉輕松,衣衫整潔。

“對啊,季二叔,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沒想到你老人家也離開牧野之城到這荒山野嶺來了,也是來打野味的嗎?”戰無命笑了,一臉天真的表情看得顏義心頭一陣惡寒。發誓以后絕不小看任何年輕人,這簡直就是一個妖孽。

季向南的臉色如豬肝般通紅,自己現在的形象比牧野之城中的乞丐好不了多少,衣衫破爛,泥污滿身,像死魚般蜷縮在地上,動都動不了,只能開口說話而已,還打野味,當這里是城東獸場啊,這可是魔獸森林。季向南突然想到戰家與鄭家的關系,戰無命是鄭郁夫的外甥,頓時明白了什么,道:“想不到你已與你三舅相認,真是可喜可賀,不知你三舅現在何處?世侄你是怎么來到這魔獸森林的?”

“確實是可喜可賀,我昨天晚上才送我三舅去神界了,你如果想見他,很簡單,拿把刀子在脖子上抹一下就可以了?!睉馃o命揶揄道。

季向南頓時傻了,打量著顏義的臉色,見他沒有任何反應,戰無命仍然一臉無辜地抱著千里尋煙獸,心頭一陣發寒。他突然發現,戰家小公子竟然是扮豬吃虎的狠角色。

“顏老,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季向南結結巴巴地問道。

“他就是我家公子,從現在起,老朽便是公子的仆從,所以,你最好老實一點兒。公子要想弄死你,就像捻死螞蟻一般?!鳖伭x冷冷回應。

“放心,季二叔,一個死去的季二當家的絕對沒有一個活著的季二當家的有價值。不過,如果活著的季二當家不能給我創造價值,那么我寧愿要一個死了的季二叔?!睉馃o命笑得很冷。

季向南感覺到了戰無命心中的殺意。雖然牧野之城的四大家族明爭暗斗,但是在明面上都有往來,所以,戰無命才會稱他為季二叔,但是打壓甚至吞并戰家一直是季家的心愿。對戰家的每一個人,季家都有所研究,唯一一個被季家認為毫無威脅的戰四公子,此刻卻居高臨下地決定著他的生死。

“不知道季二叔肯不肯為我創造價值呢?”戰無命手中多了一把精致的小刀,優雅地剔著指甲。

“賢侄說笑了,戰季兩家同為牧野之城的大族,季家一向與戰家交好,但凡賢侄所說,只要二叔力所能及,必當為你做到……”

“好了,廢話就不多說了,我很清楚你們季家所想,這次鄭家來牧野之城,不就是想與季家聯手對付戰家嗎?只不過我那可憐的三舅,出師未捷身先死,你們的聯手計劃也隨之化為泡影,季家也因此元氣大傷。不過爛船也有幾斤釘,我希望季二叔能接管季家,今后以戰家馬首是瞻,共同進退,對戰家不利的聲音要從季家統統消失。季二叔能做到嗎?”戰無命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之色,直截了當地問道。

季向南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戰無命居然有如此野心,即便是戰家家主戰青鵬都不敢有這樣的想法,這個一直被季家忽視的少年竟是戰家最可怕的人物。

“很好選擇,行還是不行,也就是死和生的選擇?!睉馃o命不想多說廢話。

“季家現在仍然是我叔父作主,我人微言輕,只怕……??!”季向南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覺得手掌一陣劇痛,一只手指飛了出去。

戰無命手中的小刀上多了一縷血跡,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變化,依然是一臉無辜的淺笑??墒倾@心的劇痛卻讓季向南知道,剛才并不是幻覺,戰無命真的斬斷了他一根手指。

“行還是不行?”戰無命的聲音依然平靜溫和,季向南的心頭卻冰寒一片。眼前這個年輕人的狠辣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其實魔獸最喜歡的還是活人身上的肉,如果有一個全身不能動彈,但卻能感覺到疼痛的活人被扔到山谷外,那些魔狼和兇豹得有多開心??!”

顏義的臉色都白了,季向南更是面若死灰,身子微微顫抖,仿佛野狼正圍著他嚎叫。

“我能做到,只要我當上了季家家主,季家必定以戰家馬首是瞻,必定忠心為戰家辦事,不存二心?!奔鞠蚰喜幌胨?,更不想成為野獸的食物,想到自己有可能活活被群獸蠶食,他完全失去了抗拒之心。

“不是只要你能當上家主,而是你一定會當上季家家主,你可明白?”戰無命冷笑。

季向南的冷汗一下子流了下來,忙收起小心思道:“是,我一定會當上季家家主,季家必定以戰家馬首是瞻,忠心為戰家辦事,不存二心?!?/p>

“嗯,這就對了,季家主!”戰無命笑了,又道,“放開你的心神?!?/p>

季向南不敢有絲毫反抗之心,此刻說什么都遲了,既然落在戰無命手中,他只能屈服,何況一旁還站著一個戰王,他想反抗也是白費。

戰無命輕松地將一縷元神烙印在季向南的腦海,霎時間,季向南腦子里的想法完全展現在戰無命的腦海中,沒有一絲遺漏。讓戰無命驚訝的是,季向南居然親手殺了自己的兄長季向東,就是為了有機會獲得季家家主之位。

“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戰無命笑了,他開始喜歡季二叔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樣的人必會成為對付敵人的一把利刃,可以狠狠地插在敵人的心臟上。

季向南一臉驚駭,他發現自己所有的事情對戰無命都不是秘密,只要戰無命稍一動心神,就能令他元神刺痛甚至粉碎。也就是說,自己的生死完全操控在戰無命手中,只要對方愿意,隨時可以殺了自己。

“只要你好好為我辦事,你還是你?!睉馃o命自懷中掏出一顆火紅的靈石扔給季向南,淡淡地道,“你突破了戰王,便有了成為家主的資格,這是一顆中品火靈石,你們季家修煉的功法偏于火屬性,應該可以助你更快突破戰王。你一定不會讓我失望的?!?/p>

季向南覺得幸福來得太快,中品靈石在世俗間極為少見,一塊符合他修習戰氣的中品靈石更是難能可貴,自己已經在九星戰宗停留多時,突破只是時間問題,現在有中品火屬性靈石相助,只怕突破戰宗成為戰王指日可待。

季向南沒想到戰無命如此大方,追隨戰無命也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