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llbnr"></delect>
<noframes id="llbnr">
<video id="llbnr"></video>
<video id="llbnr"></video>
<dl id="llbnr"></dl>
<font id="llbnr"><font id="llbnr"><meter id="llbnr"></meter></font></font>
<video id="llbnr"></video>
<noframes id="llbnr"><dl id="llbnr"><output id="llbnr"></output></dl>
<video id="llbnr"></video>
<noframes id="llbnr">
<noframes id="llbnr"><dl id="llbnr"><video id="llbnr"></video></dl>
<video id="llbnr"><video id="llbnr"></video></video>
第一章
作者:雪兒   |  字數:5830  |  更新時間:2007-08-13 22:41:56  |  分類:

青春小說

“我輕輕地揮一揮手,帶來的是野人?”

——丁小鈴說。

“鈴鈴鈴——”

下課咯!

我認真地給課本中的人像添完最后一筆胡子,放下筆,得意地看看。

嘻嘻,不錯,諸葛亮的胡子被我改成絡腮胡,夠威,夠猛,和張飛有的一拼!嘿嘿,這下他都可以不用計策,一出場,敵人就嚇得后退十里,哈哈哈哈!

我得意地欣賞自己的大作,順便給林雅佳鑒賞一番,她好笑地給了我腦門一掌,“你怎么比男孩還皮?諸葛亮要被你氣得活過來?!?/p>

“那我不是大功一件?”我朝她做個了鬼臉,表示我對她的不滿。

“你白癡!”她笑罵著,把歷史書扔給我,然后從書包里拿出一根粉紅的跳繩。

林雅佳是我的同桌,才認識了一天,不過,我這人就是人來熟,幾下一混,就和她成了好朋友。

她急乎乎扯了我就往外走?!白?,小鈴,我們去走廊跳繩!”

“好啊,我可是跳繩大王!”我無恥夸獎自己的話音剛落,就見林雅佳身子一頓,走也不走了。

不僅是她,班上所有的同學全部停下正在做的事,凝神聽著什么。

大家這是怎么了?

我納悶地走到走廊上,頓時驚得一呆。整整一層走廊上的人,排成一溜,全靜靜站著,而且還靠著墻根站著。

這又怎么了?他們都石化了么?

雖然今天是我轉學過來的第一天,但據我多年的經驗所知,天下的學校一般鬧,一下課,走廊上一定是有不少人在活動或者聊天的。

可是現在大家都不動了,這個帝鳳中學也太詭異了吧。難道私立的學校不一樣?

我站在教室門口,回轉頭大聲問林雅佳,“你們怎么了?”

林雅佳氣急敗壞地跑到我身邊,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小聲說:“噓,你聽!”

“聽什么?”沒地震,沒打雷,也沒救護車的聲音??!我根本聽不到有什么異常的聲音。

我更奇怪了,難道帝鳳的學生都通靈了?

“來啦!”隨著她的話,她和走廊上的人一起轉頭盯著樓梯。

什么來了?這個學校的人都有毛病么?

不過……咦?這是什么?

我隱約也聽到了什么,就在樓梯上,離這邊越來越近。

聲音,奇怪的聲音!

“哐哐哐哐——”

急促,有力,卻又沉重,按我在鄉下山里的經驗,一定是只巨獸!

但是這個聲音有金屬的撞擊聲在里面,莫非……是《機器人大戰》里的恐龍?

我確定了,按大地的震動感,空氣中帶來的殺氣,這是一只遠古的金屬的巨獸在奔跑!

可是——現在是21世紀的私立高級中學,不是我以前呆的鄉下。就算是鄉下,也沒有金屬巨獸!

我想我是昏了頭了。

我這樣安慰自己,然后輕松地看看周圍,咦?其他人的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有幾個甚至臉色發白。

金屬巨獸的腳步聲已經來到樓下,更清晰了。我甚至看到走廊上有兩個學生在發抖。

“丁小鈴,不想死的話,你千萬別惹他!”林雅佳鄭重地囑咐我。

哦?

我大眼一睜,連眨都舍不得眨一下。期待啊,期待!

我倒要看看,轉學第一天,我能碰上什么了不得的怪物!真要是怪物,我也不怕,說不準抓了還能賣錢哩!不過,大概不太好抓,要不,為什么大家都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呢?

看著所有人恐懼的臉,我也凝神戒備看著樓梯口。

嘭嘭嘭嘭!這聲音近處聽著,變成了炸地雷。

地雷一路炸過來,巨獸終于上來了。

我一眼看過去,傻了。

刺猬?掃把頭?雷劈過的雞窩?哦,不是巨獸,是個人!

頭發根根直立,臉上戴著黑色墨鏡。好酷的發型??!

我正想再仔細看看他,突然暴風刮過,呼的一下,卷起所有人的衣角,那人已經橫沖直撞地沖了過來,對準我旁邊這扇門,重重一踹,踹得那本來就開著的門撲簌簌地發抖,可憐差點被他拆了骨頭。

“誰——!給老子出來!”他站在門邊一聲暴喝,接著影子一晃,越過我沖進了教室。

哦!我的耳朵!

該死的,沒看見旁邊有人嗎?

我怒瞪他。吼聲就像炸彈,在我耳邊爆炸,我頓時覺得眼前金星直冒。

等我眼前的金星漸漸消散,才發現我和林雅佳都無力地靠在門邊,林雅佳更慘,到現在還是面目癡呆。

他的到來就像引起了十二級的地震,整個教室的人和凳子椅子一起亂跳。

“哇!魔龍!”眾人驚跳而起,動作準確劃一,像經過特別訓練一般,迅速四下退到教室的墻邊,乖乖站著,好像等待著這個暴徒的檢查。

走廊上的人一見這個暴徒沖進教室,知道不是沖著他們去的,像約好了一樣,瞬間解除了石化狀態,而且神情完全和剛才不同,一反恐懼的樣子,興奮地圍到我們教室門口觀看。

剛好我和小佳就站門口,于是我們的周圍全是人,或者說好聽點,是熱心的觀眾。

魔龍頂著個刺猬頭,配上黑色墨鏡,嚴肅的臉龐,線條筆直,酷酷的感覺,和《駭客帝國》的尼奧差不多。

白色的學生制服只扣了最下面的兩顆扣子,上衣幾乎是豁開來,露出結實的胸膛。修長筆直的雙腿,大咧咧地叉開,腳上穿的正是制造恐怖噪音的罪魁禍首——重金屬大頭靴。

他旁若無人地站在教室中央,對著所有人威脅道:“別讓我找,自己出來,還可饒你一死!”

他到底要找誰???到底什么事???大家都奇怪地互相看了看。

這就是林雅佳說的不能惹的人物???也沒什么嘛!虧我一直睜大眼,睜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我將他略一打量,心里不屑地輕哼一聲:在學校里穿靴子,耍什么帥???也就是個趕時髦的臭屁男生,囂張!不好玩!

“這個叫魔龍的家伙憑什么這樣跩?”我好奇地問林雅佳??晌以捯魟偮?,就被她捂住了嘴。

周圍的觀眾倒吸一口冷氣,仿佛我問了天下第一白癡的問題,但卻沒人回答我。

大家還沒來得及回答,那個魔龍暴烈的聲音又炸開來,“不出來?孬種!等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

他一指自己的脖子,大家順著他的手指一看,他的脖子一側和衣領上有一串藍色污跡。

“誰甩的墨水?別以為我不知道是這間教室!我看到了!摔墨水的小子,給老子滾出來!”魔龍暴烈的聲音在教室里回蕩,好像雷一樣滾滾而過,轟隆隆的,久久不散。

聽了他的問話,大家反而臉色一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要是我沒看錯,大家居然幫他找起罪犯來了。

看來大家對這樣的場面已經司空見慣,非常適應了。

我卻如巨鐘震耳,心里咯噔一下。

天?。。?!他找的人莫非是我?

他脖子和領子上的墨水,是天藍色的,這顏色很熟悉??!

我的腦子里開始倒帶,把剛才快下課時的一幕幕回放了一遍。

上課無聊——我給書上的諸葛亮畫胡子——鋼筆不出水——我剛好坐窗戶邊,于是隨手一甩……

天藍色的墨水,能甩出墨水的鋼筆,按林雅佳的話說,全校只有我這個老土帽兒還在用!我是獨此一家!

暈了,暈了!原來本小姐才是罪犯!

想起小鎮上奶奶叮囑我的話:小鈴,大城市不比鄉下,你可不能再胡鬧闖禍了。這里大家都護著你,到了那邊上學,可就沒人護了,你要乖哦!

天??!奶奶,我向佛祖發誓,我沒有淘氣,我很乖??!我都老老實實聽了三節課了!

我只不過是輕輕揮了揮手而已,誰知道墨水會飛那么遠???那個魔龍,好死不死,干嗎正巧路過???他倒霉,和我沒關系!

我“倒帶”的時候,周圍的人也熱鬧起來,開始小聲議論。

“哈哈,魔龍也有出丑的時候?!?/p>

“是啊,那人活得不耐煩了,竟敢甩他墨水?!?/p>

我很不服氣地問了一句:“為什么甩墨水就活得不耐煩了呢?”

眾人七嘴八舌地說:

“上學期有個人對老師說了句‘操’,就被他打得變豬頭,那只是他聽了不順耳,現在惹了他本人,那不更要命了么?”

“要不要馬上叫救護車???”

“不用吧?我看那人必死無疑!”

我一一聽在耳朵里,句句話如冰錐一樣,扎得我毛骨悚然。我今天必死無疑?不是吧!天見可憐,這么豪華的中學,我才第一天上唉!如果死了,明天報紙上會登“一女生轉學第一天因甩墨水被人殺死……”

死有重于泰山,有輕如鴻毛,而我,就是那鴻毛上的一絲羽絨。不要??!太丟臉了!

怎么辦?

道歉行不行???大不了給他洗衣服好了。我心里這么想著,就邁上一步,剛想說話,小佳一把從后面拖住我,

“喂,別過去。你想死???”

我凝重地一嘆:“我就是不想死才去的?!?/p>

“笨蛋,站著看就好,他從不遷怒無辜的,所以做觀眾是絕對安全的?!?/p>

“可我不是……”我“觀眾”兩字還沒講出來,又被林雅佳捂住嘴。

“噓!他是學校十大惡人之首唉!手段毒辣得不得了,你知道他會饒了你?”

“十大惡人?”我興奮地掏掏耳朵,我在武俠世界里嗎?大城市和我們鎮上果然不同!

“我不是給了你一本冊子嗎?你還沒看?”

哦?想起來了,就是那本《非常狀態生存指南》?

我從小就愛到野外玩,加上父母都在非洲考察,管不到我,而且本女俠大概繼承了父母的基因,所以野外生存方面本人可是高手,那本手冊我認為根本不用看。

不過,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這么一回事。

“冊子里說什么?”我悄悄地問。

一聽我問《非常狀態生存指南》的事,其他人馬上意識到我是個菜鳥轉校生,怪不得連魔龍的大名都不知,問出白癡問題,大家小聲地回答我。

“《指南》是保命的書,都是有關十大惡男的事,告訴你怎樣不會冒犯他們!”

“說的對!魔龍就不用說了,僅排名第十的光頭,他就最喜歡在學校飆車,雖然是自行車,但是被撞的話,也很慘。上個星期我的同桌就被他撞傷了,現在還瘸著腳,所以千萬不要被他看見你在學校里騎車?!?/p>

“你那同桌算好的了,我們班那個班花,被排名第九的俊哥看上了,那才叫慘!”

“怎么了,怎么了?”大家一聽有關女生,興趣大漲。

“那個俊哥啊,真無恥!追了班花一個月,終于追上手了,豈料沒兩天就把人家拋棄了,害得我們班的班花要自殺呢?!?/p>

“那自殺了沒有?”大家更關心了。

“要自殺嘛,就是還沒有呢,笨蛋!”

“哦——”大家松了口氣,不過,我怎么感覺大家意猶未盡似的。

他們講來講去沒講到重點,我感興趣的是魔龍,大家老講別人做什么,所以我問。

“指南上怎么說魔龍?”

這還用問!大家都用這樣的眼神看我,給予我最真摯的忠告:

“惹他等于找死?!?/p>

“沒人打得過他?!?/p>

0淘氣美少女“傳說惡人排行榜上的其他九個,所有的惡行加起來也沒他一個壞?!?/p>

我越聽眉頭越是豎起,不信地問:“九個壞人還不如他一個?”

林雅佳理所當然地對我說:“你光用肚皮想想都知道了!其他九個惡男都被魔龍一個人收服了,所以他當然是最壞的一個了?!?/p>

“對啊,他號稱惡之首??!對于他,生存指南是沒用的!總之惹了他,就一個字,死!”

另一個人不滿了,插話說:“怎么是一個字呢?明明是四個字,生不如死!”

原來如此!

聽了大家介紹,我總算明白自己的處境了。

我惹了萬萬不能惹的人,這個人就是校園十大惡男之首,魔龍!

雖然我不清楚他到底干過什么事,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他一定壞透了!

其他九人,有的隨意拿別人的東西,有的喜歡打架,他們盤踞地盤,不準學生進出,干擾社團活動,在安靜的校園里制造噪音……這些所有的惡行,全比不上魔龍一人所做過的壞事。

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中,我終于知道魔龍的情況:他就是一個奸淫擄掠、無惡不作、殺人如麻、惡貫滿盈的垃圾!

這還是學校嗎?簡直是地獄!

“呼呼——”我喘著粗氣,平復我嘭嘭亂跳的心。

他是人渣!是集天下惡行之大成,應該下十八層地獄,早該死一千次,一萬次的人渣!

也就是說,他是極品人渣!

哦哦——極品!

在奶奶的小鎮上,還沒有我對付不了的人呢。不知道這個極品怎么樣?該怎么對付他呢?

我挑著眉混在人堆里觀察他。

按實力來說,我現在還是雞蛋,雞蛋就不能和石頭硬拼。這可怎么辦好呢?

既然現在情況對我不利,我才不會那么笨,自己出去認罪呢!我要像臥底那樣,懂得保護自己,給他來暗的,哈哈哈哈!

我才下好這個英明的決定,就聽教室里一聲慘叫響起:

“哇——救命——疼,疼,疼——”

周圍的人馬上停止議論,齊刷刷看過去。

“糟糕!”我心中大驚。我這個“真兇”既然沒出去認罪,魔龍一定惱怒至極,以至隨便找人泄恨。

魔龍從人群里拽出一個人來,揪著這個替死鬼的領子,拖出教室,一把摜在走廊上,罵道:“靠,你以為你躲著老子就認不出是你?”

“大……大……大哥!不是我??!”替死鬼狼狽爬起,話都說不利索了。

“嘖嘖!”我搖頭晃腦地感嘆。魔龍真狠啊。

幸好我聰明沒出去坦白,要是我這么被摔,還不蹭破手腳的皮?那個魔龍果然是人渣,就為這么一丁點墨水,出手打人。

“叉叉的!”魔龍呸的一聲,一步跨上去,又一把揪住那人的胸襟,凌空舉起,按在走廊的墻上,兇狠地斥罵:“還敢說不是你!靠!你是這個班最壞的學生,我會冤枉你?”

大家都鬧哄哄追到走廊看,我也擠在人堆里。

替我挨揍的那個人原來是我們班的搗蛋鬼,就在上節課,他就因為找別人麻煩而被老師點名了兩次,再早前,他還逼他的同桌給他抄作業??磥?,這個替死鬼也不是什么好東西,雖然冤枉,但他活該!

哈哈,原來這個魔龍冤枉起人來,也蠻有品位的嘛!

那個替死鬼哭喪著臉使勁掙扎大喊:“不是我啊——我不坐在窗口,我也沒甩墨水??!”

“你最會搗蛋,你當我不知?你上課肯定亂竄了!不服?不服就是這樣!”魔龍大吼一聲,一拳往搗蛋鬼的腦袋上砸去。

“哇——”倒霉蛋和大家嚇得一起尖叫。

他那拳頭出擊得如此迅猛,倒霉蛋根本沒辦法躲開。

“嘣——!”拳頭卻是打在墻壁上,頓時打凹了一塊,墻粉撲撲掉下來,弄臟了搗蛋鬼的白襯衫,也弄臟了魔龍的拳頭。

不過拳頭的準確性雖然差,但威懾性還在。雖然沒打中,卻把倒霉蛋嚇了個半死。

吼吼~~好看,好看!

我惟恐天下不亂的奇妙因子又出來搗亂了。

本來就擔心米蘭這個大城市不如山野那么有趣,現在,我完全不擔心了。

哈哈,有這個魔龍在,我保證,每天都會像電影那樣刺激有趣!

魔龍用手“噼噼啪啪”地拍打倒霉蛋的臉,粗聲說:“敢跟老子裝死!”

搗蛋鬼本是魂不附體,被拍了拍臉,悠悠醒來,發現自己沒事,不由驚喜萬分,被魔龍放下后,整個人都軟在魔龍腳下。

“聽著,今天饒你不死,不過……”

替死鬼滿懷復生的喜悅,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激動地說:“多謝老大,今后老大說什么,我就做什么,我生是老大的人,死是……”

“靠!別給老子來這個!”魔龍罵著踢了他一腳,搗蛋鬼馬上住口,老師說的話都沒這么靈。

“下個月,我要看你的考試分數,如果比我差,你就等著拳頭吧!記住了,差一分算一拳!差兩分,算兩拳!你算算能挨我多少拳頭吧!哈哈哈哈!”

大家倒吸一口冷氣,用同情的眼光看那個替死鬼,好像在看一個人體沙袋。那表情的意思是:“你完了,你死定了!”

眾人的同情,顯然沒有被魔龍放在眼里。他一說完,就狠狠地一腳掃在他屁股上,把替死鬼踢進教室。

然后就是一陣狂風過去,哐哐哐哐——如一把巨大的錘子敲打地面,走了!

他一走,氣氛馬上活躍起來。

“哇,魔龍好酷??!”

“嗯,這樣的強者,怎么看怎么帥??!”

大家一副崇拜的模樣,望著魔龍離開的方向。

女生們發出一個又一個的粉紅桃心,目光追著他的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見了,她們還在那里議論著。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青色青草热在线网站观看,热久久免费视频,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人人澡超碰碰97碰碰碰
<delect id="llbnr"></delect>
<noframes id="llbnr">
<video id="llbnr"></video>
<video id="llbnr"></video>
<dl id="llbnr"></dl>
<font id="llbnr"><font id="llbnr"><meter id="llbnr"></meter></font></font>
<video id="llbnr"></video>
<noframes id="llbnr"><dl id="llbnr"><output id="llbnr"></output></dl>
<video id="llbnr"></video>
<noframes id="llbnr">
<noframes id="llbnr"><dl id="llbnr"><video id="llbnr"></video></dl>
<video id="llbnr"><video id="llbnr"></video></video>